您正在查看: admin 发布的文章

杜琪峰离不开的四大配角:一位狠、一位傻、一位奸、一位皮

要说现在的人们在平时的时候最喜欢的休闲娱乐活动,我想很多人都会说是看电视剧或者是电影,毕竟这两样活动很少受到环境和条件的限制,再一个就是一个人在家也可以看得津津有味。说到影视剧,往往一部影视剧的好坏除了好的演员之外,一名好的导演也是非常的重要的,很多观众其实都是冲着那些知名的导演去的,像是杜琪峰就是其中一位。

我国的娱乐圈里面影视剧导演有很多,但是要说有着一定的名气,能够成为票房或者收视率的保证的,杜琪峰绝对是其中的一位,杜琪峰对于自己的作品有着很高的要求并且很有想法很喜欢挑战,同时杜琪峰在演员的挑选上也是独居眼光,尤其是在一些配角的挑选上更是非常的有特点,并且是形成了自己的一套阵容,也就是:狠、傻、奸、皮。

狠——林家栋

林家栋可以说在电影中是少有的能够抢走主角气场的配角,他在电影中的表现非常的优秀,说是最努力的配角也丝毫不为过,在香港大部分的电影中都能够看到林家栋的影子,并且大部分都是狠到骨子里的反派:《以和为贵》中心狠手辣的东莞仔、《神探》中丢掉手枪的高志伟、《树大招风》中的韩非季正雄等,都是非常凶狠的角色,并且在有些电影中,可以说本身这个角色的人设不是非常的凶狠,但是他演了之后,就会平添上几分凶狠。

傻——林雪

林雪也是香港电影中出了名的配角,从龙套开始做起的他,依靠着杜琪峰的提拔一步步都到了今天,他略显搞笑的胖脸让他非常的有辨识度,凭借着在《暗花》中精彩表现迅速的就被观众所熟识,之后在《暗战》、《大事件》中傻傻呆呆的形象奠定了他的演绎风格,虽然在《机动部队》中,杜琪峰特意把他当作主角来培养,但是到最后还是那个傻傻呼呼敌友不分的林雪,这也是林雪独特的标志不是吗?

奸——卢海鹏

卢海鹏这位配角是香港老一辈的演员了,虽然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这张脸却是都认得的,虽然再电影中经常是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的造型,但是骨子里的奸猾却总是藏不住,也难怪总是能在杜琪峰的电影中饰演一些老奸巨猾的隐藏反派:《文雀》中禁锢林熙蕾的隐藏大佬、《毒战》中的实力干爹、《夺命金》中的高利贷寨主等都是隐藏得非常深的幕后反派。

皮——张兆辉

张兆辉其实在他的早期影视作品中也有这很多经典的影视剧形象,有的是奸猾的,有的是善良的,但是自从被杜琪峰发掘之后,他的皮便一发不可收拾:《龙城岁月》中说话结结巴巴但是城府很深的腹黑师爷、《大只佬》中十分任性脾气还很火爆的警察、《柔道龙虎榜》中处处装模做样实则爱打电动的黑帮老大都是非常经典的角色,各个都是皮的很到位,让观众大吃一惊。

我想一部好的电影除了导演和主角,配角也是至关重要的,就像是这四位一样,少了哪一位我想杜琪峰的电影可能都很难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你们觉得呢?

俗语“子不言父过,女不道母奸”啥意思?父母做的不对我们能说吗

父母是子女人生的引路人,孩子犯错,父母就会指出并帮助他们改正。但是,若是犯错的是父母呢?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父母也是平常人,也会犯错,那么作为子女,如果父母做的不对我们能说吗?

俗语“子不言父过,女不道母奸”的意思是,子女不去说父亲的过错,儿女不去说母亲的取巧。这句俗语中的奸指的是奸诈,取巧。“子不言父过”这句话出自《礼记》,这句话很多人会理解为哪怕父亲犯了错,儿女也不能去指正。这种理解是说的过去的,在古时候,人们是很注重礼的,父亲是长辈,儿子是晚辈,子对父要尊重,要尽孝道,所以一般孩子是不能去指点父亲的,而对母亲也是一样。

但是其实还可以换种理解方式,不是说父母犯错我们不能去指出,而是说,我们不能与他人去谈论父母的过错,自家事自家关上门慢慢解决,身为子女,父母若是做错了,我们可以跟父母开门见山地说,这是对父母的关心,父母一般是能听得进去的;当然,我们也可以委婉地换种说法去提醒一下父母。我们可以对父母说出他们哪里错了,但是我们不能对父母所做的事指指点点,更不能与他人说父母的不是。

或许父母做的错事伤害到了其他人,但是对于子女,父母却从无亏欠,帮他们指出错误,是我们孝的一种,在背后讨论父母的不是,是不孝的一种。每个人都会犯错,父母也是在慢慢成长,若是身为子女的我们都不去帮他们指出错误,又有谁会去帮他们,孝不是愚孝,要是真的对父母有益,真正对为他们好,这才是真的孝道。当然,对父母说话要注意方式,态度要温和些,最好是能以父母能够接受的方式去劝说。

俗语虽说是老祖宗智慧的结晶,但是有些是在当时特定的环境下产生的,有些的意思也并不是字面上所看到的那般,对于这些我们不能盲目地听从,还是要有自己的判断,并且还要结合实际地去运用这些俗语。所以说,父母若是做得不对,我们可以在自家合适地指出,凡事都要寻求最好的解决方法。了解更多民间俗语,请关注颠覆历史,带你领略俗语的魅力,感受老祖宗留下来的智慧!

一女生发文自爆被父母逼婚险遭相亲对象强奸,母亲:丢尽家里面子

素材来自网络,文章“专注综合解说清梅”原创,谢绝抄袭。感谢大家阅读,谢谢点赞并关注“专注综合解说清梅”,我会继续努力为大家创作更多优质的作品。

一女生发文自爆被父母逼婚险遭相亲对象强奸,母亲:丢尽家里面子

春节在家最怕的就是被父母逼婚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确实不假,但是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所以一般大家都不愿意将就,还有两人是否能擦出爱情的火花,也是要看缘分的。

近日,一女生在社交平台发文自爆被父母逼婚险遭相亲对象强奸,好不容易逃回家后,却被母亲责备从男方家跑出来,丢尽家里面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让我们一起看下吧。

2月11日,地区为福建福州的微博网友“@你若无心我便”发文称,自己在过年时,被父母逼婚,差点被相亲对象强奸。文中讲述了母亲将自己带到相亲对象家,随后自己偷偷的回家,把自己扔到仅认识3天的对象家。

夜里,相亲对象以拿东西为由,让该女生开门,因女生不知道他家东西放在什么地方,男方父母都在家应该不会太过分,所以便开了门,没想到相亲对象直接把女生往床上拖,女子奋力挣扎后,终于逃了出来。

惊吓过度的女生回到家后,母亲不仅没有关心自己的遭遇,反而责怪从南男方家跑了出来,丢尽家里人的面子。女生特别不解,到底父母能逼婚到什么程度?难道为了把自己嫁出去,对方什么人品都不在乎吗?

此事一经曝光,引来网友共鸣,春节在家很多人都遇到父母逼婚,但是也有很多网友对该女生的经历表示心疼,虽然父母是对我们好,但是如此紧紧逼迫,实在有点过分。同时,也有一些网友质疑事情的真实性,如果真的遇到这样的事,为什么不报警呢?

目前,记者向当地公安局了解到,福州警方最近未接到类似强奸报警,当地警方已获悉此事,正在核实相关情况。对此律师表示如果情况属实,男方火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重则构成猥亵罪、强奸罪。如果情况不实,则构成编造虚假警情,可能涉嫌犯罪。

对于“一女生发文自爆被父母逼婚险遭相亲对象强奸,母亲:丢尽家里面子”你对此有什么看法,欢迎发表你的观点和小编一起交流。

「人间中毒」李准基,随时爆发的演技活火山

世上有个演员,绝少有人见他不心动——

论颜值,他自成一派,刚柔并济,美帅皆宜。论演技,他是实力派中的拼命流,表现力、爆发力还是可塑性,都传递着“用生命表演”的感染力。韩国著名导演金圭泰评价他:演技如同活火山,总能爆发巨大能量,现场的瞬间投入度相当高,有时几乎高到无法驾驭的程度!

没错,说的就是天生凤目,眼带桃花,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要拼演技的倾世妖孽——李准基!绝不是贫瘠的演员,除了颜值他浑身上下有的是演技,随便扎一下都噗噗外冒。以下,仅以其电视剧作品《步步惊心丽》中的三场重头戏为例,叨叨李准基那令人叹服的演技!

一、一眼万年,倚天即出,天下无剑

眼睛会说话的演员不少,但论眼技我只服李演员!《步步惊心丽》第二集,摊礼前夕,茶美院温泉池,独自沐浴的四王子被树儿看到除去面具后左颊伤痕的一幕:

哎,上苍真是暴殄天物!只见昭以闪电般手速捂住左颊,眉眼颦蹙,两道浓眉拧出“川”。凤目收敛凶神恶煞,像受伤的孩子使劲兜着不愿示弱的委屈。眸子里一闪而过谙谙的绝望,向她弱弱出声:“看见了么?”那悲楚眼神只持续了一秒,却像一根针从她眼里刺进心里。

继而眼神燃烧起来,好似要吞噬一切!他就像出鞘的剑发出凛冽剑气,令人呼吸一窒,心跳暂停!情绪瞬间转折:从最初被看到伤痕的惊慌失措,到意识秘密已不保的悲怆绝望,再到委屈羞愤,最后愤怒难当……全程不着一语,单靠只眼表达竟淋漓尽致!以下逐帧欣赏:

嗯,就问那只美丽眸子,从溢满悲伤,到弥漫绝望,再到涌出愤怒,最后流淌滚滚杀意,像受伤的凤凰悲鸣着冲破云霄,凌空振翅,烈焰满天横流……有没有秒杀你的心?!

二、一哭倾城,李准基一哭,全世界都下雨

李准基是哭戏既美又虐,让人忍不住一起哭的演员!《步步惊心丽》第四集,为保护母后,四王子昭被迫屠寺灭口,尔后带着孩子气心态向母亲邀功,却被母亲羞辱的一幕:

“母亲,”他艰难开口,脸上闪过千万种阴晴不定,最后怒极反笑:“母亲为何不疼我?为人母亲,应该最心疼受伤的手指!”“你早已不是我儿子,你是信州姜氏养子!”“养子?”昭的声音略带哭腔,沉郁而忧伤。委屈倾筐倒出,是充耳不闻还是装聋作哑,她都必须听!

看着那只凤目中一簇似坠未坠的泪花——悲伤成河湮没屏幕前的你我。这段隐忍哭诉并不大肆铺张,只是娓娓道来,却演活了宁可被全世界遗弃,也不想承认被母亲抛弃的孩子……绵软细腻的磁性嗓带着成年男子喉中压抑的呜咽,让人犹如真实的旁观他所受一切苦难!

啊,看他在命运漩涡中挣扎呐喊,情绪从隐忍到崩盘,除了跟着一起哭,还能怎么办?你确定能忍住决堤的母性,不自觉代入情境,自动替代冷血刘后为昭儿哭成狗?!

三、一痛虐心,满脸狰狞,却依然眉目如画

李准基演技好不稀奇,然而这段吐血戏再次突破天际,细腻到令人发指!《步步惊心丽》第十集,为保护树儿,四王子昭被迫当众不动声色喝下剧毒,强撑至离席的一幕:

昭已是强弩之末,脸色苍白如纸。头痛铺天盖地袭来,每根神经都仿佛被针扎火炙。肌肉忍不住抽筋,手上额上脖子上的青筋统统暴起。呼吸被堵塞全身发紧,仿佛被一双可怕的手扼住喉咙。胸口急剧起伏,头上冷汗淋漓。喉头一阵腥甜,嘴角缓缓涌出殷红,蜿蜒而下……

不行,我不能倒下,那样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昭逐渐模糊的视线寻觅着解树,那袅娜背影就在不远处……可他没法出声,只能踉跄的拖着灌铅的腿,点点前移。眼睁睁看着树儿越来越远,即将转过回廊……胸口一阵血气上涌,忍不住“噗”地一口吐出,面前扬起血雾!

呃,岂止眼睛会演戏,连额上的青筋和颈脖上的血管,都无一不是戏精啊!吐血吐得满脸狰狞却依然眉目如画,请告诉我,一边心疼一边想看他吐血的变态,我不是一!个!人!

以上只是一部戏中顺手采撷的片段。事实上,李准基凭籍演技,每部剧每个角色几乎都能在大浪淘沙的影视界立足。你会发现,几乎每个导演都不吝在片中大量给予李准基面部大特写,那真不是持颜行凶,而是他入髓入骨的微表情在镜头下纤毫毕现、潺潺流淌,真是特别出彩!

大巧若拙,演员被称之为演技的“活火山”是莫大褒奖。这证明在他低调的形式美感下蕴藏着丰富内涵。从2006《王的男人》颜值演技爆红亚洲,到2016《步步惊心丽》藏巧于拙再攀演技高峰,李准基的确犹如一座火山,收敛了,沉稳了,厚重了,却蕴藏着无限可能!

最后想说,李准基的戏既关乎演技,更源于生命体悟。所以打动我们的并非仅仅是所谓“炸裂演技”,而是你感觉到与他所塑造的栩栩如生的人物,真实活在同一个时空!

黄磊为女儿庆生 他因何会觉得“时光在跟我们开某一种玩笑”?

2月6日,黄磊在微博发长文为女儿多多庆祝13岁生日。文中黄磊回忆了多多出生时的细节,也分享了陪伴多多13年成长中的感悟,“充满童趣的面庞搭配那一米六几的个子,我常会恍惚间觉得时光在跟我们开某一种玩笑。”妻子孙莉也发微博配上多多的照片,并称,“豆蔻年华,你好,13岁。”多年好友何炅在评论中祝福。

黄磊回忆道,“记得那天的雪很大,我开着车往返于家和协和医院之间,那一天很紧张,也很忙碌兴奋,因为我们都在等待着你的到来。那一天的下午五点多钟雪下的更加大,你来到了我和你妈妈的身边,像是某一种奇迹。我永远都会记得第一眼看到你的表情,你撇着下嘴唇,眯着小眼睛有些迷惑的看着我,然后你哭了几声,脸憋得通红。”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觉间你已经长成13岁的小少女,看着你依旧还充满童趣的面庞搭配那一米六几的个子,我常常会恍惚间觉得时光在跟我们开某一种玩笑。”对于女儿的成长,黄磊颇有感触。他在长文最后动情地表示,“在你生日的这一刻,我愿世间所有的美好祝福,所有生命中最灿烂的事物都属于你,愿你永远快乐健康,永远充满阳光,永远懂得感恩惜福,永远是最美丽善良。永远爱你的爸爸。”

延伸阅读多多首登台黄磊落泪:4岁偷上话剧舞台 12岁终于成为主演

上周,小名“多多”的黄磊12岁大女儿黄忆慈首次正式登上话剧舞台,与何炅搭档,主演赖声川导演话剧《水中之书》。这也是该剧第一次真正由儿童来扮演剧中十岁的神秘女孩水儿。为此黄磊特意撰文《她准备好了》表达作为一个父亲内心激动复杂的感受,让无数网友为之感动。

前晚,黄磊和妻子孙莉赶到上海去看了多多的表演,两个人都哭肿了眼睛。黄磊感慨道:“戏让我们很感动,可更加让我们感慨的是我们怀中抱着的小婴儿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她的表演超乎我的想象,非常的稳定投入。昨天多多结束了演出,她很难过的跟所有人告别,非常不舍得离开舞台。加油!我的女儿,你未来的舞台会更加美丽神奇。”

多多此次演出《水中之书》前,赖声川导演连续两天发微博写道:“十二年前和黄磊孙莉合作《暗恋桃花源》直到今天,那时多多才刚出生。明天多多要在我的指导下演出《水中之书》,有种难以形容的感动。”

演出结束后,何炅不仅在微博中发布了他和多多的后台合影,还写道:“在舞台上看着对面的多多,我会时不时地恍惚一下。这个从两岁起就跟着我们跑巡演的小女孩,在全国各地每个城市的剧场爬过、踉踉跄跄地走过、疯疯癫癫跑过的小女孩,无数次在侧幕条问我现在能不能上台抱抱妈妈的小女孩,每天盼着组里有演员阿姨怀孕觉得有人请假下一个就会轮到她上场表演的小女孩,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角色。第一天来排练就已经全部脱稿背下台词,之后她的稳定和努力让我完全信任她,直到昨天彩排忘了一句词她慌乱的样子才让我想起她还是个孩子,而今天第一场的演出,战胜了紧张、恐惧和陌生感的多多,赢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而最感人的,还是多多的爸爸黄磊撰写的长文《她准备好了》,其深情令人动容。黄磊先是发了一条微博,写道:“12年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刻,我们还在演出中,她也即将走上舞台,这种感动,的确无法形容。”

文中写道:“今天是首演,我跟她的妈妈没有去看,我们打算明天去,说是因为交通方面的原因,这几天我们一直带着家人住在乌镇,或者说是因为其它什么时间的安排,但是我知道,其实在我心里有一点点不敢和不情愿,有一点点不想面对舞台上的她。为什么?怕她不够出色?怕她会出错?怕她还不能够真正独立的勇敢的站在舞台上?不!这些应该都不是,我想我是怕看到站在不远处舞台灯光下的她,突然想到她已长大,想到她即将渐行渐远,想到她已经是一个独立而勇敢的小姑娘,我怕这份惊喜来的太快太突然,我还没有准备好。”

其实此次演出《水中之书》并不是多多第一次登上舞台,这个从小受父母和话剧熏陶影响的小姑娘对舞台可谓非常熟悉。因为多多从两岁开始,黄磊孙莉夫妇就带着她一起参加话剧《暗恋桃花源》巡演,到今年已经整整十年,走过了四十几个城市,演出了近500余场。

2010年9月,《暗恋桃花源》在北京保利剧院演出,只有四岁的多多在后台,负责照看她的人没有注意她,她便拿着几颗糖走上了舞台。当时黄磊和孙莉都在化妆改妆,谁也没有注意到多多一个人穿过保利剧院幽暗的侧台,向着舞台上的灯光走去,就这样走上了舞台,而台下还坐着1400个观众。黄磊为这样一次特殊的“舞台事故”特意写信向赖声川致歉,赖声川则对黄磊说,千万不要责备多多,因为多多登上了舞台的这一天,非常值得纪念。

随着多多慢慢长大,一直跟随剧组的她几乎背下了剧中每一个角色的台词,之后就一直“缠”着赖声川导演,希望可以有一个角色给她演。“八年之后的今天,也非常值得纪念,这一天的多多将再次穿过幽暗的侧台,向着那片光明走去,而且我相信她已经准备好了。”

面对多多终于正式登上舞台演出话剧这一特别的时刻,黄磊说自己和全家人内心都充满了骄傲:“今天我们的小多多走上舞台,我们从心里为她感到开心,希望她享受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希望她可以在艺术的创作里,在角色里自由自在,快乐飞扬。”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网易

编辑:TF003

该文章转载自:国产gayboy男同片

花语踉踉跄跄的上了楼梯,莫渊寒如同鬼魅一般,在她身后温柔道

《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家宝贝》作者:花重

花语后背一寒,连忙藏到露天花园里的一颗铁树后,紧张的浑身冒汗。好在他们并没有找过来,等人声远去,花语才松了口气,从树后出来,谁知一出现,就看到了男人在夜色里显得有几分诡异的脸:“小语,原来你在这里啊,这里有什么好玩的?跟我走吧。”

花语瞳孔紧缩,尖叫一声,掉头往楼上跑,莫渊寒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像是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小兽,“小语,你跑什么?顶楼没有人的。”花语不回答,拼命地跑,踉踉跄跄的上了楼梯,莫渊寒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在她身后温柔道:“小语,你喝醉了,我带你回房间休息吧?”

《绝美女厂长》作者:火叔大迈

不过一想到医院的检查结果,却灵光一闪,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顾丰收和林香雅结婚三年了,愣是没生个一儿半女。所以他就偷偷的跑到医院做了检查,今天才出结果。结果显示问题出在他这,这辈子是不可能生育了。想到刚刚二人又说又笑的样子,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倒不如顺水推舟,让这小子和老婆……

《小妻吻上瘾》作者:洛心辰V

他是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凌家第四子,也是从小又哑又瘫且被家族流放在外的弃子!她不介意全世界对他的嘲笑,与他合作了一场有名无实的婚姻,婚后才发现,她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一把轮椅,一支笔,他却抵达了权贵的顶端。她亲眼见证了他以雷霆的手段吞下了抛弃过他的家族,也吞下了她!瞧着小妻子留下的离婚协议书,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终于冷笑着站了起来:“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个残废,脾气古怪,不能人道,你跑了,还有谁愿意嫁我?”

她隔着一个太平洋接到他的电话,泪眼婆娑地数吻痕:“敢说你不能人道?骗子!”通话还未结束,他的声音却透过门板传了过来,吓得她瑟瑟发抖:“离婚可以,除非你愿意帮我向全世界作证,证明我行过!”她:“你说过你会放我离开的!”他:“我没说过!”她:“你说过!”他:“没说过!”她:“狗说的!”他:“……”瞧吧,他腹黑狠辣,可是他的小妻子也不是好惹的,敢骂他是狗,就必须付出代价!他:“你知道狗的特性是什么吗?”她:“什么?”他:“勇敢、忠诚,还有……吃不饱!”她:“……”

《顾少宠你没商量》作者:诗画

“来了?玩的开心么?”“还可以。”唐洛洛学着徐子杨的模样,将自己的身体靠在游轮露台的栏杆上。“洛洛,我有件事情想对你说。”徐子杨转过脸来,一脸温柔的看着正在欣赏海景的唐洛洛。“嗯?” 也许是夜晚海上的微风让唐洛洛觉得心情放松下来,在徐子杨唤了自己一声后。 唐洛洛很配合的满脸笑意看着对面的徐子杨。 “嫁给我好吗?” 话音刚落,黑夜里,灯光下,一枚钻戒闪耀独特着诱人的光芒突然出现在眼前。

魔道祖师:当汪叽第一次喝醉后,打了温宁一巴掌,OOC了吗?

魔道祖师:蓝忘机第一次醉酒,就扇了温宁一巴掌,被粉丝质疑OOC

《魔道祖师》动漫和漫画不分家,动漫的剧情进展的比较慢,因为是大IP,所以质量很高,很惊喜。而动漫主笔大大只有一人,虽然也慢,也是能尽量每周一更,也是相当不容易了。

动漫的剧情,只到了第一季前世的故事,第二季还未播出。而漫画版已经到了义城篇了。义城三人组就是薛洋、晓星尘、阿箐等人的剧情,这里结束后,汪叽和羡羡带领众世家小辈弟子们在客栈休息,这也是汪叽第一次喝醉酒的剧情。

在原文中,汪叽被羡羡引诱喝了酒后,只是睡着了,然后魏无羡就放心的把温宁召唤出来了,查看了温宁的近况。就在这两叙旧的时候,蓝忘机突然出现,“打了温宁一掌”,温宁踉跄着后退,随后又推了温宁一掌,显得蓝忘机非常幼稚。

墨香写的是,打了一掌,不知道是打的哪里。若是你们第一次看,你们会觉得打在哪里了?漫画的主笔大大画的是汪叽直接打在了温宁的脸上,这一打直接让粉丝们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论”。

有的粉丝说,汪叽本身做出这样的推人的剧情,就是人设OOC。粉丝们称:首先作为“雅正”“君子”的代表,含光君即使喝醉了酒也不可能ooc到出手打脸的行为,而且原著的意思也表达得十分准确,打出的掌让温宁后退了几步,后面更是用的“推掌”。最后这是仙侠题材不是宫斗题材,“掌耳光”这种桥段能不能认真斟酌一下。

我们现在基本上都知道,汪叽醉酒后,就脱离了四千家规和抹额的束缚,简直是放飞自我啊。以前醉酒的时候,拿着烙铁往自己身上烫,像失去理智一样。现在只是做一些幼稚的剧情,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而已。汪叽现在是吃醋了,只是不会说出口而已,要是以前只会埋在心里,心里别扭。而现在表达出来了,用打人表达对温宁的不满,用偷鸡刻画来表达对羡羡的喜爱,所有汪叽本人并没有OOC。换句话说,作者怎么样写都不是OOC的。

至于原剧中的“推人”还是“打脸”,这个粉丝们争论并不能争论出结果,很多粉丝认为应该是推人,而漫画中的是打脸。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议,作者墨香还未出来解答。而漫画的主笔大大则回复,现在在忙,稍后会更改,把“打脸”的画面改成推人。

你觉得应该是推人,还是打人?作者现在没有回复,因此并没有官方说法哦,主笔大大说会改为推人,所以我们就按照推人来看吧。

魔道祖师:当汪叽第一次喝醉后,打了温宁一巴掌,OOC了吗?【图源网络,侵删致歉,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看更多《魔道祖师》《天官赐福》《渣反》《化龙记》等更多动画化消息,点击上方关注:宁宁漫圈,小编专注魔道等国漫。

软中华硬玉溪,头发越短越牛逼

文/钱坤

来源、鹿人三千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打马路过别人的江湖是很酷的事情。

儿女情长也好,世事变迁也罢,总让我能感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就好像一杆烟一杯酒的工夫,我就从这些故事里,多活了很多年。

前几天和朋友喝酒,他说想起几年前刚知道我写东西那会儿,完全不能接受。

原话是:“说你进监狱了我一点儿都不吃惊,你说你写文章,哪有流氓走这种路子的?当初你和我一起进派出所的样子,我都还记得。”

我一时之间完全分辨不出来,他到底是骂我还是在夸我。

或许,是我也迷惑,我在阴间,还是阳间?

收获了什么,我不知道,失去了什么,我也不知道。

只是当我偶尔回头,看自己写下的那些别人的故事的时候,才觉得管它得到和失去,都是值得的。

希望听我讲故事这么久的你,也是如此。

以上。

与今天的故事并没什么卵关系,纯属几天没更新,有点羞愧。

以下。

是今天的人间。

我是一个经常打车的人,也挺喜欢和司机聊天扯淡的。

有一回,我一天之内打了同一个师傅的车两次。晚上我回家后觉得有点饿,就去家附近撸串,然后发现那个师傅也在那里吃烧烤。

我第一反应是他是不是别人派来暗算我的。

他也看到了我,接着就很热情地邀我一起坐。

“你是一个人吗?”他问我。

我点点头,笑着开口:“你这大晚上不上班,一个人喝个小酒,吃个小烧烤,日子挺滋润啊。”

他递给我一个酒杯,然后给我倒酒,边倒边说:“刚交了班,来吃点儿东西填填肚子,习惯了。”

我一边扶着酒杯,一边打量他。

约摸着五十来岁吧,衣着很普通,因为年纪和工作的缘故,身材有些臃肿,面相挺和善的一个人。

然后我正准备喝一口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差点把酒洒了。

谁能想到面相这么和善的大叔,手机铃声会用GAI的说唱歌曲《重庆魂》呢?

“软中华,硬玉溪,头发越短越牛逼……”

我差点跟着旋律摇起来。

他没接。

我问道:“你还听GAI呢?挺潮啊。”

他很疑惑:“谁?”

我说是唱这首歌的人,他恍然大悟,跟我说:“没,就觉得歌词挺有意思的,我是重庆人,听着也喜欢这歌。”

我点点头没吭声。

男人的话永远藏在酒里,两杯白酒下肚,我和他就聊开了。

我问他开了多少年的车?他沉默了一下,夹了一筷子菜,跟我说:“98年的时候在西藏那边开始开车的,也是在那边学的车,中间有几年没开,这两年又开上了。”

我随口附和:“现在开出租车挣钱么?”

他叹了口气,带着自嘲的语气:“挣什么钱啊,现在滴滴又多,成都这边地铁啊什么的又发达,没办法啊,还要吃饭。”

我宽慰道:“各行各业都难。”

他没接话,兀自抿了一口酒,对我说:“你多大年纪啊,看着挺年轻的。”

我反问他孩子多大,他说23岁,我说:“那你应该和我爸差不多,我翻年过去25岁。”

他喃喃道:“我都有好几年没见过我儿子了。”

我愣了一下,给他递了一串肉串,说道:“怎么?他没在成都?”

他拿着那串肉串,沉默半晌,说了一句:“进去了,判了六年。”

我听到这话,没吱声,一般这种话题如果不是他主动讲,我是不会开口的,然后默默地把酒杯举起来跟他碰了一下。

我只喝了一口,他一饮而尽,我看到他干了我也想干,他伸手拦住我,说道:“没事,你慢慢喝,这又不是啤酒。”

烧烤店很喧哗,但面前的这个男人却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孤独。

“叔,没事,会过去的。”我说道。

“我之前是开货车的,在林芝那边,后来跟着别人包工程。”他放下肉串,递给我一根烟,又给我点上,接着在烟雾里陷入了回忆。

“那几年挣了些钱,主要还是跟对了人。”他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放在桌上,语气平和。

“后来我开始赌,然后输光了。”他沉默了很久,说出这句话来。

我皱着眉头:“你赌什么?”

他说:“麻将,牌九什么都玩,最多的是推豹子。”

我继续问:“输了多少?”

他摁熄烟头,开口道:“我老婆是成都彭州的,之前在那买了两套房子,全卖了,还有两辆车,一辆Q5,一辆汉兰达。”他见我不吭声,问我赌不赌?我摇摇头:“我一般也就和朋友打打小麻将。”

他主动给我夹了一筷子菜,然后说道:“年轻娃儿好好工作,不要沾这个。”

我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两年过后,我才看明白了很多东西。以前我有钱的时候,每天下午找我喝茶的人都成堆,后来我想借点儿钱做生意,每一个人都像避瘟神一样,以前问我借钱的那些人,都没理我。”他用筷子戳戳面前盘子里的菜,但没有动,“女人跟着别人跑了,孩子没人管开始混社会,后来就进去了。”

我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心里的感觉很复杂,不知道是该同情他,还是该说他咎由自取,或者说我应该就像在路上随处可遇的路人一样,不去管这个人背后到底有多少荡气回肠。

他没有在这话题上纠缠,想来也是不愿意提及太多,他开始跟我聊他那些年走南闯北的经历,西藏、蒙古、珠海、宁夏的那些风土人情什么的。

我问他为什么现在在成都?

他想了想,跟我说:“重庆我是不愿意回的,以前的好多朋友,也还不晓得我这几年的事,也不晓得我在成都开出租车,这段时间开过了,明年开春也不待成都了,出去重新找个事情做。”

说罢他顿了一下,带着自嘲或者坦然的口气喃喃自语:“反正都是一个人,去哪也无所谓。”

声名鹊起万人景仰的豪杰侠士就那么几个,更多的,还是无人问津死生不论的喽啰。

我笑着开口:“也是,出租车这行当儿就是下气力,还吃不饱。”

他没有说话,看了看手机,跟我说:“我要回去了,你呢?”

我说我还没吃饱,等会儿回去。

他说行,又递给我一根烟,然后把酒满上跟我干了一杯。

起身的时候他有点踉跄,我连忙去扶他,他摆摆手,然后拿着大衣就准备走了。

我看他准备结账,我也连忙起身,说道:“叔,我来就行。”

他还是摆摆手,跟我说:“没事,冲你这声叔,我哪能让你买。今天挺开心的,有机会再见。”

我沉默了一下,把他叫住,他满脸疑惑,我开口道:“叔,还想问你个问题,如果能重来,你还会去做那些事么?”

他可能没想到我会冒这么一个问题,于是迟疑了一下。

末了他笑了,开口道:“会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

我愣在原地,看着他消失在黑暗里,不高大不伟岸,却很自然,一如他从没来过一样。

烧烤店依旧喧闹,只有那个男人的背影渐行渐远,还有远处飘来若有似无的他的手机铃声,让我想再敬他一杯。

软中华,硬玉溪,头发越短越牛逼。

抢地盘,夹毛居,再大的场合都不得虚。

重庆城,红岩魂,丰都江边过鬼门。

解放碑,朝天门,风水好给你修座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