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目三第二次没通过的时候,还是因为掉头掉错了这样愚蠢的问题,我在等候室里很气馁地哭了出来。成年以后我很少在公众场所哭过,可是那一刻就是没忍住。

和我一起考试的阿姨劝我说,姑娘,你20岁了,不是阿姨的女儿10岁。你这么大,哭会丑的,要哭也要等回到家,躲在被子里哭。

我没有说话,不顾形象地用手背抹掉脸上的眼泪,也弄花了早上精心化好的妆。

回去路上,我一直在想阿姨说的话。她说,你一看就是个没吃过生活的苦的孩子。没有考过下次再考就好了,等你到阿姨这个年纪,白天学了一天的车晚上回去还要收拾厨房做饭,因为学车没有出去工作拿钱要看别人脸色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点事太算不了什么了。

其实阿姨说得很有道理啊,可我还是很难过。

小孩子哭会收获一堆糖果,大人哭就会被嘲笑没出息。别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安慰你,而是提醒你——不能哭,你是个大人了。

已经不是那个摔疼了只要大哭就有人来问你怎么了的小孩子了,长大了就是你要为自己做出的每一个行为承担相应的结果。

微博上刷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发朋友圈了?

有条评论回复说,因为大家都在努力扮演好一个戒掉了情绪的成年人啊。

越长大能倾诉的越少,我们不再说今天受了委屈,不再说因为谁没有理我我觉得很难过,不再分享生活中的琐事。因为知道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有时候也没办法相互理解。所以把那些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消化在每条走过的路上,四下无人的夜里。

别人再问起来的时候,只能笑着说,没事啊。

我没事啊。

成年人不喜欢矫情,为了不哭反而大声笑。这样看来,我很差劲,会在人群里突然沉默,会在大笑时觉得悲伤,还是一个会哭的大人。

02

公交上,埋头看手机。也不是手机多好玩,只是生活太无趣。有人在后台留言说,发现你好可爱,不论是生活的状态还是写的东西。

这时候有人下车,推搡着往外走,我的耳机被扯出来,白色的金属头摇摇晃晃,我把耳机取下来放进帆布包里。一点也不喜欢帆布包,但是它足够方便。我看着车窗里自己的脸,和公交上的所有成年人一样,面无表情。又好像带着点疾世愤俗之后生生的无奈感。

对面坐着两个小孩子,嘴里含着棒棒糖,一会儿假装睡觉,一会儿在座位上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我突然想,自己七八岁的时候也是那个样子吧,幼稚得要死,也快乐得不行。

十年前的心脏很厚,用力才能碎,里面是信纸,红袖章,发条青蛙,鸡毛毽子和崭新的回力运动鞋。十年后的心脏很薄,一吹就能破,里面是啤酒瓶,失眠夜,路灯,眼圈和舍不得关掉的网易云。

在同样的路口等红灯。看着城市华灯初上,人群忙碌依旧,没有一个我认识的。夜晚的风吹起裙摆有点凉意,想着转眼已经11月份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了一年,还是只活了一天,却重复了一年。最可怕的不是一天天重复的生活,而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大冰在《你坏》里这样描述,习惯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基本上停止了思考,半生只活在一天里,懦弱又慵懒地把自己交给所谓安全感,在自认为安全的生活方式中消磨青春,赘肉衡生。

这从来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但是又不得不承认,很多同我这般不想随波逐流的人,最终敌不过现实。没有了诗与远方的向往,只剩下对生活的苟且。

渐渐学会做一个大人,成熟,独立。独自一人闯荡江湖,丢掉了五彩斑斓和天真肆意,为了自己和家人妥协。伪装冷静,表现得稳重大方,来掩护内心深处那个善良,爱哭,张牙舞爪的姑娘。

过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我回复那个人:“人生啊,光可爱可不行。”

03

去年朴树参加了一档节目,电视上那个曾经风度翩翩的少年,在灯光下竟然也有了皱纹。屏幕那头,他安静的唱着《送别》,忘了唱到哪一句时,他情绪突然失控。

转过身去想舒缓自己的情绪,发现早已徒然。双手紧紧抱住话筒,哭到颤抖,像个无助的孩子。

当年,他在《生如夏花》里亲手写下那句美到极致的歌词:我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呀,惊鸿一样短暂,像夏花一样绚烂。

出走半生,归来依然是少年,真的很难吧。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放下了所有的年少逞强,在镜头面前泪流满面。成长的代价不就是不断的失去吗?

我们来到这人世间,磕磕碰碰受了伤、烫了疤,长出茧。但总有一些人,执拗地掀走死皮磨去角质,露出血粉色的新肉。

恍惚间好像在“归来仍是少年”的朴树身上找到了遗失的少年心气。

04

“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我曾经很讨厌这句话,因为一切都可以推给这句话。

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应该把眼泪戒掉的,你应该把情绪隐藏的。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应该不动声色的成长,拼了命的努力。

可是成年人也是芸芸众生,更是万里挑一。

所有大人都曾是孩子,虽然只有少数人记得。

从小被教育要乐观向上,要积极生活,却很少有人告诉我们要如何正确排解自己的负面情绪。从小被灌输“哭是一种懦弱、不好的表现”,可是忘了喜怒哀乐都是人最基本的情绪感受,我们为什么只能去拥抱那些喜乐,却容不下哀怒呢?

你的那双眼睛,应该用来看星星,凝视爱人的脸,遇见惊喜,而不是用来装眼泪。

生活如果太糟糕,又何必假装自己很好。也许哭过之后,会更有力量,面对各种难题。像亦舒说的,能够哭就好,哭是开始痊愈的象征。

或许也不必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做与之相称的、了不起的、成熟稳重的大人。

像孩子一样保持对世界的童心,也可以像一个老人一样对发生过的事如数家珍。保持可爱,才能让生活变得可爱啊。

不如意的事情很多,只愿你此去经年,历经万事,仍是最可爱的少年。眼里只看到这世间难能可贵的美好,在往后余生中,做自己小小世界里的大英雄。

该文章转载自:恋夜秀全部视频列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