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自在王,如是地藏菩萨有如此不可思议大威神力,广利众生。汝等诸菩萨,当记是经,广宣流布。】

(解)佛叫著说:‘定自在王!因为是这样的,所以地藏菩萨有这样子不可思议的大威神力,广大福利罪苦的众生。诸位菩萨!应当记住这部经,大家广大的宣扬、流传、散布这部经。’

(释)佛趁了这机会,不但单独的嘱付地藏菩萨,连法会中的诸大菩萨,也都普遍的付嘱过了。

【定自在王白佛言:世尊!愿不有虑,我等千万亿菩萨摩诃萨,必能承佛威神,广演是经,于阎浮提利益众生。定自在王菩萨白世尊已,合掌恭敬作礼而退。】

(解)定自在王对佛说:‘世尊!维愿你没有忧虑的心意,我等千万亿的大菩萨,必定都能够承受了佛威福的神力,广大的演说这部经,在于阎浮提地方,去利益他们的众生。’定自在王菩萨对世尊说罢了,合了掌,很恭敬的作了礼,退回原坐了。

(释)那千万亿的大菩萨,都要承认来演说这部经,可知这部经的重要了。我们的阎浮提众生,性识不定,造作恶业的更多,所以这部经能常在阎浮提中演说起来,众生得他利益的,也更多了。

【尔时,四方天王俱从座起,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地藏菩萨于久远劫来,发如是大愿,云何至今犹度未绝,更发广大誓言?唯愿世尊为我等说。】

(解)这时候东西南北的四天王,都从坐位中立起来,合了掌,很恭敬的对佛说:‘世尊!地藏菩萨从这久远劫以来,发了这样的大愿,说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把众生度完,他还要发这广大誓愿的说话呢?唯愿你世尊,为我们说一说。’

(释)四天王,是保护四大洲的,东王,提头赖吒,翻名叫持国,能维持国土,管领乾闼婆(翻名义是天帝的乐神)的、富单那(翻名是说主热病的臭饿鬼);南王,毗留勤叉,翻名叫增长,令人民善根增长,管领鸠盘荼(翻名是梦魇鬼)、薜荔多(翻名是劣的饿鬼);西王,叫毗留博叉,翻名叫杂语,能说各种的话,管领毗舍阇(翻名是啖精气鬼、颠狂鬼)、毒龙(有眼、声、气、触曰毒);北王,名毗沙门,翻名多闻,是说福德的名,闻于四方,管领夜叉(翻飞行鬼)、罗刹(翻名可畏的暴恶鬼)。四天王,各有九十一子,名字都叫因陀罗,都有很大的神力,现在都在会听说法,听到地藏菩萨自从久远劫来,发了大愿,到现在还没有度尽众生,还要重发誓愿,究竟还是愿力的不坚呢?还是众生的难度?所以要发问了。

【佛告四天王:善哉!善哉!吾今为汝及未来现在天人众等,广利益故,说地藏菩萨于娑婆世界阎浮提内,生死道中,慈哀救拔度脱一切罪苦众生,方便之事。】

(解)佛告诉四天王说:‘很好!很好!我今天为你们,以及未来现在的天人众生等,演说广大的利益的缘故,说这地藏菩萨,于娑婆世界,阎浮提里,生死六道的中间,慈悲哀愍的救拔、度脱一切的受罪受苦的众生,行出方便的事情。’

(释)第一善哉,是赞发问的善巧,第二赞天王护持。世间六道之中,都有生老病死的苦楚,所以佛说:一切生在六道里的众生,是长期的在牢狱中,这牢狱包围在十二重的城墙、三重的棘篱的里面,还有六个拔刀的贼监伺著,要想脱离这牢狱,是很难、很艰的。十二重城,即是十二因缘;三重篱,即是贪、嗔、痴;六贼,即是色、声、香、味、触、法。因众生不知道种种的解脱方法,所以又发起他慈悲哀愍的心,重新再想出方便的法子来。(十二因缘等等,《弥陀经白话解》内,说过大略,可以参阅,因限于册幅,不详说了。)

【四天王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解)四天王说:‘哦!是的。世尊!我们极愿意、极欢喜要听这话。’

(释)愿乐欲闻,因为要解决这疑问,很像渴思饮、饥思食一般的盼望。

【佛告四天王:地藏菩萨久远劫来,迄至于今,度脱众生,犹未毕愿。慈愍此世罪苦众生,复观未来无量劫中,因蔓不断,以是之故,又发重愿。】

(解)佛告诉四天王说:‘地藏菩萨自从久远的劫数以来,一直到现在,度脱众生,还没有完毕;他的愿,是为了慈悲怜愍这世界,受罪受苦的众生,再观瞧还没有来的无量数的劫中,他的作业的恶因,像蔓草一般的延牵著,不肯断绝;以是为了这个缘故,所以又要发出重大的誓愿来了。

(释)地藏菩萨,因为众生终不肯断绝恶因,至于去受地狱的种种惨报;现在他为了可怜我们的众生,来为我们断绝,这蔓延不断的恶因,所以又要重发誓愿了。恶因是多得说不尽的,单拿一样杀业来说,现在你杀死他、割吃他的肉,将来他杀死你,来割吃你的肉,像这样的,怨怨相报,世世不会断绝的。

【如是菩萨于娑婆世界,阎浮提中,百千万亿方便,而为教化。】

(解)‘因为是这样的,所以菩萨在于娑婆世界,阎浮提国土之中,设出了百千万亿的方便,而为教化众生的事情。’

(释)百千万亿方便,就是菩萨随机化身,因人施教的方法。

【四天王,地藏菩萨若遇杀生者,说宿殃短命报;若遇窃盗者,说贫穷苦楚报;若遇邪淫者,说雀鸽鸳鸯报;】

(解)佛叫著说:‘四天王!地藏菩萨,倘若遇著了有杀生的人,就给他说:“这是宿世的祸殃,你将来要受短命报应的。”若遇著窃贼和强盗,就给他说:“你们这种人,将来要受贫穷苦楚报应的。”倘若遇著了邪淫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投做孔雀、鸽子、鸳鸯报应的。”

(释)现在先说十恶业的果报。杀、盗、淫都是身所犯的恶业,孔雀不喜正偶,和蛇交的;鸽子以雌乘雄的;鸳鸯不肯一息分离的;这都是鸟类的邪淫。

【若遇恶口者,说眷属斗诤报;若遇毁谤者,说无舌疮口报;】

(解)‘若遇著骂人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自己眷属,给你争斗诤讼的果报。”若遇著了讥毁谤讪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哑子,或口上生疮的报应的。”

(释)恶口、谤骂,是口业。今世说大家的坏话,唆弄是非,使人家的家道不和,来世受自己眷属的人诤讼你、争斗你,也是应该的。哑吧不会说话,和没有舌头一样,祸从口出,口是毁身的利斧,所以说话最要检点,切勿伤人。

【若遇嗔恚者,说丑陋癃残报;若遇悭吝者,说所求违愿报;若遇饮食无度者,说饥渴咽病报;】

(解)‘若遇著了白著眼睛,发怒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容貌丑陋、身肢残废的报应。”遇著了悭吝贪财的人,给他说:“你将来要求谋衣食等事情,要受违你的心愿的报应。”倘若遇著了饮食没有节度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饥饿口渴、生咽喉病的报应。”

(释)嗔恚悭吝,都是意犯的业。现在世上所有的身体残废丑陋的人,都是前世怒目发火的人;现在贫得没有衣食的乞丐,都是前世有钱的人,还要贪财,不肯施舍僧、道、贫寒的报应;饮食都有一定的,倘若随时滥吃,或是饮食时候过度,不但死了落地狱,就是现世也要犯喉症,气噎病死的。

【若遇畋猎恣情者,说惊狂丧命报;若遇悖逆父母者,说天地灾杀报;若遇烧山林木者,说狂迷取死报;若遇前后父母恶毒者,说返生鞭挞现受报;若遇网捕生雏者,说骨肉分离报;】

(解)‘若遇著畋猎恣情的人,就给他说:“将来你要受惊吓疯狂丧命的果报。”倘若遇著了违悖忤逆父母的人,就给他说:“将来你要受天地的不容,犯劈杀的报应。”若遇著了放火烧山林草木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癫狂痴迷自杀取死的报应。”若遇著从前父母,或是后来的父母,凶恶很毒的,鞭挞非亲生的儿女,就给他说:“你将来投生来做他的儿女,也要受他这样鞭挞的报应。”若遇著了用网捕捉鱼鸟雏卵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也要受骨肉分离的报应。”

(释)伏羲氏教民畋猎,是叫百姓保护畋亩的种植,驱逐野兽;现在一般人,为贪口腹的滋味,任情的去杀死他,岂不是要还报的么?不管他生身的父母,不是生身父母,是父母,都要一概平等,如同天地一样的恭敬;不论他是亲生的儿女,不是亲生的儿女,是儿女,终要一律平等的爱护。倘若忤逆父母、不爱子女,这报应都是很凶毒的。山林草木之间,有无数的生命藏蛰著,你若放火一烧,这无数的生命,不是都给你惨杀了么?不但是一生狂迷取死,直等到还满性命,方才罢休。老小的鱼、老小的鸟,都很快乐的聚在一块儿,给你用网竿等一捕捉,都惊散了,你现在离人家的骨肉,将来天就来离你的骨肉。

【若遇毁谤三宝者,说盲聋喑哑报;若遇轻法慢教者,说永处恶道报;若遇破用常住者,说亿劫轮回地狱报;若遇污梵诬僧者,说永在畜生报;】

(解)‘若遇著了毁谤三宝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做瞎子、聋子、喑哑人的报应。”若遇著了看轻佛法、欺慢佛教的人,就给他说:“你死了要永久的住在恶道里受报应的。”若遇著了破坏挪用常住东西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在亿万劫的轮回,和地狱里受报应的。”若遇著污渎梵行、怨诬僧伽的人,就给他说:“你将来要受永生做畜生的报应。”

(释)佛如医王,法如良药,僧如治病人;别的都可以救治,惟有这起了谤毁三宝恶毒的病,一切诸佛都没有救治你的方法了,只好任你去入恶道受苦,等到转世来,还是一个又盲又聋的哑人,使你永不得见、永不得闻、永不得赞三宝。以下各种的罪业报应,都很重的。

该文章转载自:97电影欧美成人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