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于饮食一道,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八大菜系交相辉映,水陆珍禽、山珍海味让人目不暇接。国人非常善于利用各种食材,比如燕窝就是一例。但是法国人嗤之以鼻,认为“燕子的窝也能吃?”法国人弄错了,中国人吃的是燕子的口水。

据说,它的发明者是一个渔夫。有一次,渔夫因为翻了船,被漂流到一个荒岛上。由于荒岛上没有东西吃,为了活命,他就采燕窝充饥。后来获救,顺便带了些燕窝回来,作为家用。结果,香闻十里,就传开了,可说是“因祸得福”。

由于地域文化上的差异,我国不同地区在饮食习惯与爱好上也有着明显的差别。国人嗜好吃猫狗,具体细分,广东人于猫非常钟爱,以猫、蛇为食材,发明了一道叫“龙虎斗”的菜出来,令人侧目。

在中国,越是名菜,用的材料越奇,越令人不解。有一道奇菜,材料要用犀牛角。犀牛已快绝种了,所以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在保护频临绝种的动物之余,听说中国人炖犀牛角的目的只是取其硬,谓之“以硬补硬”,不禁意味深长地调侃道:“椅子腿也够硬,为什么不吃椅子腿?”浓浓的讽刺意味。

然而,这并不能说明西方人就很斯文。在吃的方面,全球许多民族都表现出嗜血残忍的一面,日本人吃活鱿鱼、德国人把活着的大鳌虾丢进滚烫的水里、犹太人把活着的羊羔慢慢放血而死。被视为西方饮食代表的法国,有许多菜更是血淋淋的,巴黎五星级的拉榭尔餐厅,招待的对象都是国王、明星、油王与总统之流,它的最有名的一道焗牛肉片,还是当面表演的,依旧是鲜血淋淋。只见推出来的时候,牛肉卷成柱状,有碗口那么粗大。

接着,侍者便问客人:“吃生的 还是吃熟的?”

“熟的。”

侍者微微一笑,把肉柱架到火上,这边一转,那边一转,就算大功告成了。前后不过一分钟时间,侍者就取出明晃晃的刀来,把粗大如碗口的牛肉卷切成薄片,端了上来。这种熟的牛肉,只不过表面那一圈微微熟了,肉柱仍是全生的。殷红的鲜血缓缓地渗出来,直到洁白的盘子也为之殷红。

可见,在吃的方面,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难有让人无可指摘的地方!

该文章转载自:小明台湾永久免费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