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优的春晚之路很不一般,“喜剧一哥”的春晚首秀为何推迟了30年?

2019年的央视春晚,最让人惊喜的应该是“喜剧一哥”葛优葛大爷终于上春晚了!

一直以来,作为中国的“喜剧之王”,葛优都是在贺岁档的电影里陪大家度过欢乐的春节。而2019年的春节,葛大爷终于出现在了央视春晚的舞台上,他搭档蔡明、潘长江、乔杉、翟天临、郭晓小共同出演了小品《“儿子”来了》。

葛大爷的春晚之路走得很不一般。早在30年前,那会儿还是三十出头的葛优,离央视春晚舞台仅一步之遥。但最终却因为彼此心照不宣的原因,葛优的春晚首秀推迟了30年。

1980年代末,刚踏入影视圈没几年的葛优,凭借在喜剧讽刺电影《顽主》里的杨重一角,获得了第9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凭借在黄健中执导的电影《过年》里好色又假正经的大姐夫一角,获得了第1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那会儿,葛优和谢园、梁天是好哥们,三人的交情很深,一起开公司,一起投资拍电影。某一天,梁天说:“大家都知道咱们演过电影、电视剧,不知道咱们会不会演节目,万一人家邀请我们去演出,到了剧场我们不能什么都不会啊。”

于是,三人一合计,决定编一个类似于群口相声的节目。那年头非常流行脑筋急转弯,三人便把一些脑筋急转弯的题目穿插到节目里,节目的名称就叫《老师与学生》。由谢园当老师,梁天和葛优做学生,每换一个地方,节目里的脑筋急转弯题目就随机换上几个。

三人到各个地方演上一圈之后,这个节目出乎意料地很受大家欢迎,还一度引起了央视春晚节目组的关注。于是,1990年央视春晚节目组向葛优、谢园和梁天三人发出了邀请。本文为“大象看戏”原创发布。他处所见,必为偷窃。敬请举报!

只可惜,群口相声《老师与学生》在接受导演组的第一轮审查时就被“枪毙”了。葛大爷离央视春晚最近的这一次,以失败告终。尽管当时导演组中还有梁天的亲哥哥梁左,但导演组连重新提交作品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只是给了三条指导意见:一、节目主题不够鲜明;二、节目还不够好笑;三、这几个人的腕儿还不够大。

后来,谢园自己分析认为:这第三条才是最关键的。因为,那时候虽然谢园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一位。但那会儿的葛优还没有出演《编辑部的故事》,梁天也还没有出演《我爱我家》,两人都没有多大的知名度。

打那以后,葛优就再也没有靠近过央视春晚的舞台,他似乎就此断了上春晚的念想。尽管,两年后他就凭借在《编辑部的故事》里的精彩表现,获得了第1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一跃成为家喻户晓的知名演员。

随后,葛优在电影的道路上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1992年夏刚执导的《大撒把》,1993年张艺谋执导的《活着》,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1996年周晓文执导的《秦颂》,1997年许鞍华的《半生缘》......一部接着一部精彩的力作推出,葛优的知名度火箭般上升。

尤其是1997年主演了内地第一部喜剧贺岁片——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葛优众望所归地被大家推上了中国“喜剧一哥”的位置。第二年,葛优凭借该片毫无悬念地获得了第2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头,《甲方乙方》之后,葛大爷几乎每一年都会推出一部喜剧片或剧情大片:《不见不散》、《没完没了》、《大腕》、《手机》、《卡拉是条狗》、《夜宴》、《命运呼叫转移》、《非诚勿扰》......每一部都堪称经典,每一部都让我们记忆犹新。

但是,在大银幕上火得一塌糊涂的“喜剧一哥”葛大爷,却始终没有出现在万众瞩目的央视春晚舞台上。即便在2014年,老搭档冯小刚担任了央视春晚的总导演,葛大爷也不曾登台,只是在一个《春晚是什么》的视频小短片里露了一下脸。

“喜剧一哥”火了几十年,为啥就是没能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呢?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始终困扰着亿万观众。

不过,尽管葛优本人的真身一直都没有上过央视春晚的舞台,但“葛优”的名号却多次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被提及,使得葛大爷成为了春晚上一个只听其名不见其人的“神秘传说”:

就在葛优搭档谢园和梁天第一次上春晚失败后的第三年,1992年央视春晚上,姜昆和唐杰忠表演了相声《美丽畅想曲》。两人在相声里说到有一位姑娘去医院整容,向医生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大夫,我要整一个葛优那样的三角儿眼,要理一个陈佩斯那样的光头,要拉一脸李文华那样的皱纹儿,下巴嘛,就要唐杰忠那样的,一低头能看出仨下巴来。”

整20年前的1999年,“小品王”赵本山搭档宋丹丹及崔永元在央视春晚上表演了小品《昨天今天明天》。赵本山扮演的黑土调侃宋丹丹扮演的白云年轻时“薅社会主义羊毛”:“她心眼儿太实。当时放了50只羊,她薅羊毛偏就逮住同一只薅,把那家伙薅得跟葛优似的,那谁还看不出来呀?”

前面提到的2014年央视春晚,老搭档冯小刚担任了总导演,葛优终于在春晚的大屏幕上露了一下脸。在春晚的开场短片里,许多明星和素人出镜谈了各自心目中的“春晚”,其中就有葛优。本文为“大象看戏”原创发布。他处所见,必为偷窃。敬请举报!

只见葛大爷一边包饺子,一边若有所思地说:“春晚?就是春节的晚上吧!”葛大爷在镜头前还不忘幽上一默。那特具磁性的男中音,听着就让人觉着很有味儿——“我知道是晚会,年年都看!”

然后一转身,葛大爷在厨房一边张罗着年夜饭,一边对着镜头说:“电影还能凑合演,小品可不敢,太难了!”

借这次录制短片的机会,葛大爷似乎回答了那个一直困扰着亿万观众的问题:

为什么“喜剧一哥”火了几十年,却总是没有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原来葛大爷一如既往地谨慎小心而又低调内敛。堪称中国“喜剧一哥”的葛优都“不敢”演小品,觉得“太难了”,足见葛大爷对自己的表演要求近乎执拗的苛刻。

在如今一根头发丝落在地上都会被放大一万倍的娱乐圈,葛大爷却总能找到放大镜的盲区,深深地把自己藏了起来。除了拍戏,其他的时候从不肯出来,也一声不。几乎不出席任何商业活动,也不怎么做公开发言之类。

葛大爷怡然自得地过着平静的婚姻生活,一个人时拉拉二胡,或者找朋友下下围棋。他把所有的贫嘴、个性和棱角,全部留在了电影里。电影之外,几十年来我们都很难找到葛大爷。以至于,曾经被嫌弃“腕儿不够大”的葛优,成了二三十年来央视春晚舞台上最受期待的演员。

不曾想得到是,30年前离春晚仅一步之遥,而后尽管顶着中国“喜剧一哥”的头衔,火了几十年的葛大爷,终于登上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最后一年央视春晚舞台,“器宇轩昂”地出演了五年前还喊着“太难”演的小品了!

葛大爷首次亮相央视春晚,搭档蔡明、潘长江等人表演了小品《“儿子”来了》。节目紧扣民生热点,将严肃主题融入幽默包袱。葛大爷出演蔡明的“干儿子”优优,一名为了忽悠诈骗老年人养老钱的骗子。葛优把骗子的形象演绎得惟妙惟肖,那张脸那身装束一出现,就让人不由得想起了《天下无贼》里的黎叔。

“我尊敬的父亲!”“啪!啾啾啾啾......偷袭你的穴位。”“这是纯天然草本精华!”“Ben儿长出一新脑袋——科技的力量!哈哈哈......”“百岁只是起步,三五百岁也有可能。”还有那“防诈骗手镯”,一句句不紧不慢而又趣味横生的金句,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葛优确实把小品演出了一种高级幽默感,引得观众不由感慨:葛大爷还真是你大爷!正如《“儿子”来了》的编剧束焕所言:观众对葛优的喜爱是发自肺腑的,“真的是,他说什么都让人看着好笑”。这个小品果然不负众望,笑点很多,很接地气,讽刺效果也非常绝妙。

春晚之后,网上流出一张后台照,照片里的葛大爷亮出了2.0版的“葛优瘫”。看得出来,尽管“喜剧一哥”的春晚首秀推迟了30年,但我们“尊敬的葛大爷”还是非常享受这一过程滴!本文为“大象看戏”原创发布。他处所见,必为偷窃。敬请举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大象看戏】约你一起来看戏闲聊,品味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