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癌症,是全球医学界的共同目标。国内外的科研工作者、医学专家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寻找有效的方法,在不同领域做着研究,也取得很多成果,越来越的抗癌方法和抗癌新药在产生。

在2019.1.28,中科院官微发布了一条振奋人心的内容:虐原虫能“以毒攻毒”杀死癌细胞

在2018.9.15,也发布过相关的内容。

以毒攻毒,是武侠小说中常见的桥段,我国传统中医就有“以毒攻毒”的疗法,其实在现代医学中,以蛇毒配制的药剂治疗毒蛇咬伤、镇痛、医治麻风病等;用蝎毒治疗神经系统和心、脑血管系统疾病等方法,也算是“以毒攻毒”。

其实在2017年10月19日,在广州就举办过“疟疾与癌症跨界交流会”,来自国内外的疟疾和肿瘤研究的专家们首次将疟疾和癌症这两类重大疾病放在一起讨论,进行了一场跨界交流。

先来说说疟疾,这个主要因按蚊叮咬引起的传染病起码已经有上千年历史。目前主要在热带地区,比如非洲,传播很广,是一种非常凶险的传染病,病症主要为全身发冷、发热、多汗,长期多次发作后,可引起贫血和脾肿大,严重的导致脑死亡。

青蒿素,是目前治疗疟疾最有效的药物之一,挽救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它的发现者,是我国的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

而疟疾和癌症,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病症,因为30多年前课堂的两张图片:一张疟疾在全球范围内的流行图和一张肿瘤地图,引起了当时还在医科大学就读,目前是中科院研究员的陈小平的注意。他发现:“好像哪里多疟疾,哪里肿瘤的死亡率就低”。会不会癌症病人得了疟疾就会好转呢?

2004年加入中科院广州生物院后,陈小平开始系统论证疟疾与癌症之间的关系。经过团队大量的研究,以及和哈佛大学统计学教授合作之后,他们发现:疟疾的发病率与肿瘤死亡率之间确实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

在这之后,团队用了成千上万的小鼠做实验,发现了令人惊喜的数据:患有肺癌、乳腺癌、肝癌、结肠癌等癌症的小鼠接触疟原虫之后,寿命都显著增加了,都出乎预料的活了下来!

团队经过10多年的机理研究,得出了这样的原理:

感染疟原虫之后,为了对付疟原虫,身体中被肿瘤细胞催眠了的免疫细胞被激活。这些免疫细胞,一边对付着疟原虫,同时把部分癌细胞也杀死了。这部分癌细胞被杀死后,释放出一种抗原,而这种抗原和疟原虫感染交织后,又激活了人体另一种厉害的免疫细胞:T细胞,它是免疫细胞中最厉害的杀手。

癌细胞之所以强大,因为它有抑制抗肿瘤免疫反应的细胞,而被疟原虫感染之后,这些抗肿瘤免疫反应细胞也被激活,在肿瘤内部成为“内应”,和T细胞里应外合,对肿瘤细胞进行绞杀。

同时,疟原虫还摧毁了肿瘤的营养来源----肿瘤血管。疟疾会让血管壁的细胞死亡,对于正常人来说就会引起大出血和引发各种并发症。但是对于肿瘤病人来说,却正好“歪打正着”。

而治疗很简单,就是让患者人为感染疟疾,打一针一毫升的血就行了。

而青蒿素,则在其中扮演着控制疟原虫的角色,让疟疾发挥杀手作用,但又不会失控。

目前已经有30多人进行人体试验,最早的10人已经观察1年多。这10个人,都是癌症晚期患者,在任何治疗方法都无效的情况下,决定尝试使用疟原虫治疗。目前已经观察到5例有效,甚至2例可能已经痊愈(还在继续观察中)。

64岁的常先生,体检时发现肺癌 III B期,丧失了手术机会。不能手术的他已经时日无多。经过疟疾治疗,他颈下淋巴结的转移病灶消失,肺部原发病灶的“伪足”消失,由原来的“螃蟹状”变为“斑块状”。由无法手术降期为可以手术。常先生接受了微创手术,切除了完整的肿块,专家发现肿瘤组织内有异常大量的免疫细胞浸润,与一般肺癌组织有很大的区别,说明疟原虫感染诱发的抗癌免疫反应发生在肿瘤组织内部。

陈小平表示,目前常先生体内已经没有任何肿瘤病灶,有60%或以上的概率已经被治愈,但需要观察5年才能最后证明是否已经被治愈。

该疗法已经在三家医院获得了试点。

此外还有一个好消息,陈小平团队在研究中发现疟原虫含有一种神奇的蛋白,它能引导出T细胞。如果提取成功,那么以后直接注射此种蛋白就能够抗癌了。

虽然抗癌之路任重道远,但是无数科研人员前赴后继的努力,一定会让癌症变得越来越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