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2月11日讯(记者 尉伟 通讯员 张殿芳)“护士,打针"、“护士 ,换药”、“护士,药打完了”……一提起护士大都想到的是那些穿着白大褂带着护士帽,温柔漂亮可爱的姑娘们。可今天,咱说的不是她们,而是一个个身强力壮五大三粗的小伙子——男护士。幼儿园里有男阿姨,医院里有男护士,随着工作的需要,男护士开始进入医疗领域,他们以男性独特的优势在不同的护理岗位上发挥着作用,受到各医院的欢迎。在山东省立三院的急诊科就有这么一群男护士,春节期间记者走进了他们的身边,了解到他们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石鑫,三年前从卫校毕业来到了省立三院急诊科当上了一名男护士。石鑫刚参加工作时,由于很多人对男护士有些偏见,在工作中常会遇到一些尴尬或者委屈的事情:比如,有的家长带孩子来打针,一看是男护士直接就把他推到一边去,会不客气地说换个女护士来;如果女护士一针打不进去,患者不会说什么,可要是男护士打不成功,病人或家属就会投来异样的眼光。其实,男护士同女护士一样细心:一位名叫陶树喜的男护士在给一个三岁的孩子打针时,一边哄着孩子一边打针,直到打完了孩子也没觉得疼,还一个劲儿地感谢叔叔。

急诊科是一个比较忙的科室,平均一天要接受150到200个病人,抢救室每平均要接收十几个危重病人,不管多忙也要做到不急不躁,忙而不乱。石鑫介绍,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治疗室来了两个醉酒的病人,一进来就大喊大叫。护士让他们去办卡然后去拿药,他们嫌啰嗦骂骂咧咧的不愿去,护士只好替他们去办卡拿药。因为当时急诊室很忙,打针的人比较多,在配药的过程中他们又嫌慢,不但骂人还拿起东西乱砸一气。当时,石鑫也正在配药,手里拿着针怕伤着他们,就没有过去劝他们。可就这样,一个醉酒的人越过劝解的女护士朝他头上打了一拳。石鑫说,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平白无故的挨了一拳火气一下冲上来,真想一拳打回去。可一想到,他们喝醉了酒来到医院,就是病人,无论怎样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于是,石鑫还是松开紧握的拳头,耐心地为他们进行了输液治疗。事后,醉酒的男子醒过酒来给他赔礼道歉。而这在男护士当中,多多少少的都遇到过类似事情。

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石鑫在急诊科干的得心应手,业务越来越熟练,病人家属对他的工作认真,服务热情给与了高度的赞扬,举起双手为他点赞。

护士是一个神圣的职业,没有性别的区别 ,男护士也是护士,可有些病人或家属不这么认为,常常用异样和挑剔得眼光看待他们。男护士陈聪聪说,在给女病人做心电图时需要暴露隐私部位,一些老奶奶和阿姨一般不会计较,但一些年轻的女性看到护士是男的会直接拒绝让女护士来做,有些家属甚至会出言不逊,直接把他轰出去。可在男性隐私部位的护理方面,同为男性的男护士,反而比女护士更容意接受,经常被患者点名要他护理、换药。时间长了陈聪聪也有了经验,凡是女病人做一些隐私部位检查,他就会让女同事来帮忙,避免发生尴尬。与女护士比起来,男护士在抢救危重病人,操作仪器,给病人翻身,抬担架等方面较有优势;而面对病人或家属过激行为,血淋淋的场面、生命垂危的病人,男护士也是临危不乱,动作又快又稳。

“不管是男护士还是女护士,我们都是为了病人的健康,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服务好病人”, 陈聪聪道出了自己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