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正非:半年都是噩梦,常常哭醒

在2000年前后,华为经历了好几件关系到自身生死存亡的大事件。比如,IT泡沫破灭,与思科陷入跨国官司,与李一男的港湾公司之间的“父子之战”,主要对手中兴依靠小灵通拉近差距,等等,就是好几个重大危机同时爆发,任正非也坦承,华为当时差点倒下,他回忆说,“IT泡沫破灭,公司内外矛盾涌现,我却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内忧外困让一向坚强的任正非也有点招架不住了,他陷入了更加严重的孤独,以至于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尽管是一种危害巨大精神疾病,但对企业家群体来说,也是一个追寻生命意义的过程。尼采说过,“孤独,你配吗?”抑郁中的任正非感觉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有什么地方让他不安。于是,他开始对华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奋斗者为本”的激励机制,极大地调动了华为员工的奋斗精神,他给员工最高的工资、最多的股份、最大的荣耀,甚至连出差报账时也给最大方便……最终,任正非挺了过来,不仅走出了抑郁症阴影,也带领华为走入了新天地!

二、马云:创业初期,被人当成骗子

“从第一天开始做互联网,我被人家当做是骗子,到后来当疯子,到今天别人把我当狂人,我已经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在这个社会中,你是不是真正在做有意义的事情,这个很重要。”回忆起创业初期的经历,马云曾如是说。马云在创业初期,之所以被人当成骗子,几乎都是因为人们误解和猜忌。比如,在中国黄页的草创期,马云和他的黄页团队所推广的其实是一种在国内还未曾接触过的商品,客户没接触过,自然有所怀疑。

这个时期的马云,即便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也难免一次又一次地被人当成骗子。1995年,当马云第一次上中央电视台时,中央台有位编导就跟人说,这个人不像好人!此外,在很多没有互联网的城市,马云统统都被人视为“骗子”。对此,马云能不难受,能不委屈吗,肯定难受、委屈,换做一般人,肯定难以坚持下来,他是凭什么坚持下来的,就是凭借对梦想的坚持,“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正是在经过了这一时期的不断磨砺,马云才能最终成就互联网的奇迹和神话。

三、王健林:九天九夜没睡觉跑贷款,昏迷在办公室

万达创立初期,王健林曾接下一个项目,这个工程本来是当地政府承办的,干了一半,觉得费劲就转给了王健林。作为创业公司,能接管这样一个项目当然是求之不得,可惜运气不好,签完合同以后突然遭遇全国性“治理整顿”,贷款的难度增加了许多。为了落实这个项目,王健林就去跑贷款,贷款数额是2000万元,有土地可以做抵押,所有的手续也都齐全,结果,找了几十家银行,却没有一家愿意贷给他。

那一段时间,为了跑这笔贷款,王健林九天九夜都没有睡着觉,根据他的回忆,当时安眠药吃了,针也打了,可就是睡不着觉,满脑子想的都是贷款的事,以至于后来整个人都有点精神恍惚、失常了。第十天早上,王健林正开着会,实在撑不住了,“咣当”一头就昏迷在办公室了。最后,被紧急送到北京的医院,才恢复了过来。至于贷款的事情,在跑了多少趟都找不到办法的情况下,有人给王健林出了一个主意说,“干脆你就发一个债券,但是你得承诺回报,比如每年20%的回报。”没想到,这个债券推出来以后被一抢而光,毕竟20%年回报还是很好的。这个方法真正解决了这个项目的贷款难题,把万达和王健林从濒临破产的边缘给拯救了回来。

四、王卫:强势收权,改加盟为直营,被黑社会威胁

和其他民营快递一样,顺丰最开始也是加盟制,但从2000年开始,在认识到加盟制的种种弊端后,王卫实施了一场大刀阔斧的削藩运动,用直营代替加盟,意欲将地方站点的经营权收归自己手中。削藩,最大程度伤害了加盟商的利益,因此在实行过程中遇到了极大的阻碍,许多加盟商死缠烂打,就是不愿意交出权力。

对此,王卫狠心下了最后通牒,称必须把公司股份卖给他,否则就从顺丰“滚出去”。这一做法无疑是火上浇油,遭到了加盟商的拼命抵抗,某位加盟商甚至雇佣境外黑社会威胁并想要暗杀王卫,这种说法虽然未经明确证实,但从那以后,王卫在任何地方出现,身边都会有几个“彪形大汉”做保镖。(百家号独家内容,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