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与女儿都在火车站工作,相隔千里,忙于春运——

一家三口的年夜饭

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刘跃兵

大年三十,17时30分,永州火车站安检员周归芝抓紧时间,扒几口同事从食堂打来的年夜饭。

这时,周归芝的女儿张瀹锟和丈夫张爱军分别打电话来祝福新年,她的眼睛里泛起了幸福的泪花。

这天,周归芝和丈夫、女儿分别在永州火车站进站大厅、站内股道和广东湛江火车西站值班。

周归芝已在永州火车站工作31年,参加了31次春运。而今年,是她职业生涯中最后一次春运,过年后,她将退休。

职场无悔

母亲站好最后一班岗

记者在永州火车站看到,周归芝来不及放下电话,又有旅客进站。她连忙拿起安检仪进行安检,整个过程一丝不苟。她说,安检是安全第一道防线,不能有半点马虎。

周归芝的同事介绍,春运期间,永州火车站客流量每天近2万人次,安检员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也有一些旅客对安检不理解、不配合,但周归芝总是笑脸相迎,动作又快又准。

说起周归芝的业务能力,有同事竖起大拇指说,有次铁道部门暗访人员把刀具贴在手机后面,想通过安检,被她很快发现了。

31年间,周归芝在站务、广播员、安检员等多个岗位上工作过。一次,周归芝工作时手部骨折,包了3个多月,但她没有休息一天。

有一年春运,车站一名广播员生病了,找不到合适的人,周归芝主动请缨,上一个班连续十几个小时,广播上千次,没出半点差错。

就要退休了,周归芝依依不舍,她动情地说:“我一定站好最后一班岗。”

任劳任怨

父亲是颗“螺丝钉”

18时8分,南宁开往上海南的T78次列车驶入永州火车站。

周归芝的丈夫、上水班负责人张爱军与3名上水工,提起长长的黑胶管,快速来到各节车厢注水口,动作麻利地插管、拧阀、给水。

在他们插管和拔管时,冰冷的水不时溅到身上。

T78次列车驶离车站,张爱军才狼吞虎咽地吃完年夜饭。虽然张爱军与周归芝同在一个车站值班,却似相隔百里,难得见面。

张爱军比妻子小两岁,在永州火车站工作了33年。在同事眼里,张爱军不但爱学习,自修了大学文凭,还是一颗哪里需要就去哪里的“螺丝钉”。

张爱军先后干过客运员、行李员、行李值班员等。上水工在火车站被公认为“脏活、苦活、累活”,值一个班要在狭窄的股道间来回奔波20多公里。当领导准备把张爱军调到上水班工作时,没想到他一口答应。

现在,张爱军还兼任职工教育工作。站里经常组织业务考试,他就利用休息时间出题、改考卷。

说起今年的年夜饭,张爱军平淡地对记者说:“我们早习惯了,旅客平安到家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从小独立

女儿成长为新铁路人

通过微信视频,记者看到周归芝20岁的女儿张瀹锟,正在千里之外的湛江火车西站忙着引导旅客进站。一旁的工作台上,年夜饭还没有动。

张瀹锟对记者说:“小时候,我很不理解父母,别人家逢年过节团团圆圆,在我们家却是奢望。长大后,我才慢慢理解父母。所以在考学校、择业时,毅然选择做铁路人。”

周归芝告诉记者:“最对不起的就是女儿。她小时候,我每天早上6时上班,必须在凌晨4时把她喊醒来喂奶,然后送到奶奶家。有一年大年初一中午,我给女儿打电话,她一个人在家里,没吃早餐,午餐是自己泡的方便面。”

今年1月初,张瀹锟成为湛江火车西站的员工,迎来了她职业生涯中第一个春运。

刚到湛江火车西站,领导安排张瀹锟到工作量最大的售票窗口。第一天上班,见售票窗口前排成了长龙,嘈杂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嗡嗡作响。但张瀹锟很镇定,耐心听旅客询问,出票动作娴熟。为了让旅客早点买到车票,张瀹锟每天很少喝水,尽量少去卫生间。

这几天,湛江火车西站迎来客流高峰,领导抽调张瀹锟到进站大厅服务。几天来,进站大厅人山人海,张瀹锟忙得连坐下来休息一会的时间都没有。

张瀹锟说:“我要像父母一样,成为铁路线上的‘螺丝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