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刚只能算“青梅竹马”却不是“两小无猜”,原因很简单,刚喜欢的是我的妹妹,而不是我这个“假小子”的姐姐,也可能在刚的眼中我始终是他的“铁哥们”吧!

虽然我和刚从小一起长大,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注意刚的一举一动,开始喜欢他。但这份喜欢被刚的一句“拜托”给结束了。因为刚请我做他的“伴郎”,而新娘是我的妹妹。此时我才明白我在刚的心里永远是小时候的那个“假小子”。

新婚的那天我笑得很欢,扮演着刚的“好哥们”,妹妹的好姐姐。或许在刚的眼里我永远是那个“假小子”兄弟。深夜我抱着枕头哭了一整晚,妈妈却以为我是舍不得妹妹,她哪里知道我心中的“痛”。

侄女小月出生的时候刚在外地打工,为多挣些钱,不能及时回来。我劝说妈妈,说我来照顾妹妹和侄女,其实我只是想把刚的那份补起来,不希望刚有遗憾,有“兄弟”在帮他照顾妻儿,也希望在刚的记忆中我永远是好的。

其实,事后想起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会那样做,或许我与刚只有所谓的“兄弟情”而已。或许时间真能冲淡我对刚的喜欢,也或许我对刚只是喜欢而不是爱吧!总之,这份喜欢也只是我人生的一份“青涩记忆”,不在有其他。

记忆是青涩的,尤其是童年的记忆,或许这段没有阳光的“喜欢”是我青涩记忆中的一片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