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图文系静思斋·于岳原创、自行拍摄,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出门旅游,除了玩什么,吃什么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儿,如果顿顿盒饭方便面,似乎也是有点“稍逊风骚”。每次去历史文化名城正定,便总也想找点有历史的味道来。我在上文中提到了,开元寺附近餐饮名店众多,在燕赵南大街与中山路的交叉口(好像以前是俗称大十字街),西北角是马刘两家老鸡,西南角是王甘两家烧麦,貌似也都是百年老店了。今日且单来说说这王家烧麦哈。

正定王家烧麦方位图

开元寺方圆不大,转一圈出来正好快到十一点,根据本次和以往的N次经验,此时正是去王家烧麦的最佳时间。最近几年来正定少说也有十几趟了,王家烧麦偏是没吃上,非不愿也,实不能也!赶上饭点来,带着一家老小,这门还真是很难挤进去。店内空间略显局促,不过算上前屋后屋楼上楼下的,座位倒也不少。而这次既不是周末,也还没到春节假期,我们刚落座十分钟不到,人就全上满了,就是这么火爆的场景。

赶上饭点,王家烧麦人头攒动,火的一比

王家烧麦只有牛肉大葱、羊肉萝卜两种馅,我们战斗力不强,一样一笼撑的直打嗝。食客虽众,店家看来也能应付的游刃有余,点完没多久就端上来了,量和油水十足这没的说。至于味道嘛,两种馅我喜欢牛肉的,味道很正,除了口味偏咸,没啥毛病,羊肉的我就觉得比较膻了。也许是期待太高,真吃上的时候,反倒觉得好像也就不过如是?以前吃不上王家,旁边老甘家倒是吃过两回,您要问我这两家味道有啥不同,一是时间久了全忘了,二是都是一路东西,以我这粗糙拙劣的味蕾,即便是一起吃恐怕也品鉴不出啥来。

王家烧麦

有道是众口难调,味道这个问题其实也没必要深入探讨了,便只当是我个人愚见吧。一家店子能火,也许只是机遇之下的一阵热潮,热乎劲过了也就算毬了。但一百年能一直火,那必然是名无幸至了,这其中定有令人肃然起敬之处,或是让人难以割舍的情怀与乡愁,王家自然也不例外。烧麦是品尝过了,乡愁什么的咱没有,倒是看着他们墙上挂满的诸如非遗、名小吃、老字号、百年老店等各式牌匾,作为历史“砖”业人士,倒是挺有兴趣探究。然而检索于网上,未见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翻了一些书本,终于才找到了一点记载。

王家烧麦的众多牌匾之一,正定老字号

原来王家烧麦起源于清末,确实是百年老店,其创始人名叫王福臣,当时他在大十字街南口路西开了一家西域大饭庄,主营烧麦,看这个地址,好像也就是现在这一块。经过百年的传承,这门手艺被列入第四批石家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现在的非遗传承人叫王彦朝,已是王家第五代了。王彦朝16岁就继承了祖业,2001年时还给王家烧麦注册了个“十字街”的商标(2012年改为“南仓口”牌),在他的经营下,王家烧麦的名气是越来越大,所获荣誉也不少,就有了上面说的这般一桌难求的场景。

正式的全称是南仓口王家传统烧麦馆

其实对于美食来说,我们在很清静的环境中细细品味,和在嘈杂的环境中、在桌边站着等位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囫囵吞枣,感受和心境可能完全不同。食客如此,店家又何尝不是呢?在如此高节奏的当下,面对人头攒动的顾客和满天飞的外卖订单,效率恐怕是经营者们最优先考虑的问题,至于品质……呵呵。书中记载的王家烧麦,上屉蒸烧麦时底下垫着的应该是新鲜采摘的荷叶,现在的是可无限重复使用的塑料网格屉布。蘸料本应是用香油和香醋调好的蒜汁,现在则仅有廉价的勾兑醋。停留在书中的细腻让人有些神驰,而那种咬一口顺嘴流油,油香肉香荷叶香的感觉恐怕也只在一些人的记忆里,我是无缘体验了。

在高节奏高负荷的工作中,如今的手艺已丧失了它们原有的从容。很多久负盛名的老店,美食的口碑反倒江河日下,恐也正是因此原因。我倒愿意相信手艺人们都是有匠心的,可能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吧。当我们匆匆吃完,从人缝中费劲的挤出王家烧麦大门时,我如是想。

前文链接:寻访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3)——正定开元寺钟楼与须弥塔

静思斋 于岳

2019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