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此生有多长,余生有多苦,哪有什么错过的人,能错过的都是路人。

01

“新年快乐!大吉大利!”思忖再三,果儿还是把微信发出去了。

“新年快乐!祝你新的一年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开心!”亮秒回。

果儿还想再说什么,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再过两个月,亮就要成为别人的新郎了,果儿空有一颗想他念他的心,却没有一个可以和他彻夜长谈的理由。

和亮认识是在两年前,那时候果儿刚结束4年的婚姻,经朋友介绍来目前所在的单位上班。

果儿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说是上班,完全是来打发时间的。

亮是负责那栋大厦的快递员,第一天来上班的时候,果儿见过这个高高瘦瘦的男孩,穿着工装,低头娴熟的给包裹分类,那时,果儿是没太在意他的。

直到那天,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果儿拜访完客户,独自坐在星巴克,无聊的呷着咖啡,突然乌云滚滚,一瞬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果儿望着窗外惊慌失措躲雨的人群,不经意的一抬头,亮出现了,像偶像剧中男主角那样,头顶带着光环,惊艳了果儿的整个灰暗时光。

果儿清楚的记得那天,亮穿着浅蓝色格子衬衣,米色休闲裤,新款NIKE白色板鞋,帅气完全不输当今电影明星小鲜肉,看的果儿的花痴癌都犯了。

很快,亮注意到坐在角落的果儿了,拿完咖啡主动上前去打招呼,那温暖的笑容把果儿整个人都融化了。

傍晚,雨下的小些了,亮从咖啡厅借了把伞,护送果儿回公司。果儿坐在电车后座上,亮骑车的背影慌乱了果儿的青涩年华,占据了果儿的整颗心。

果儿想:有个喜欢的人真好,晴天适合见面,雨天适合想念。

02

那之后,果儿对公司的快递业务异常上心,就算顾不上说话,每天能见着亮也是一种满满的幸福。

借着工作的便利,果儿光明正大地要到了亮的电话和微信,亮每天要忙到七点多下班,果儿就加班加到七点多。

有时候公司有大件物品,明明自己能搬得动,也要等到亮来,装成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娇滴滴地对亮说,“亮,快帮我搬到前厅吧,我搬不动。”

每次亮都是笑笑,然后毫无招架之力的帮果儿把重物搬走。

公司快递出现问题,不管亮在多远的地方,只要果儿一个电话,亮必定会安排好身边的事第一时间赶过来帮果儿解决问题。

那年八月底,大厦变压器烧了,停电一个星期,仓库打包好的货物只能靠人力搬下去。果儿他们财务室主动去帮忙搬。

果儿吭哧吭哧地刚下到三楼,拐角,亮上楼,几乎是抢过果儿手里的包裹说了句:“我来吧。”

那天果儿手里所有地包裹都被亮霸气的接走。

身着工作服的这个一米八大男孩工作的时候就像一幅画,相当的专业,相当的帅气。汗水浸湿了他的整个背,性感又迷人,亮此时在果儿的心中就是一副行走的荷尔蒙。

果儿忍不住打趣道:“亮,你们公司是不是只招帅哥啊?”

03

在公司呆的时间长了,果儿对亮也更加了解了。

亮是湖北人,农村长大的他浑身散发出淳朴。爸爸去世的早,和妈妈相依为命。亮还有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在大厦也是相当的出名。

李大姐是我们公司十几年的老员工,他是看着亮恋爱到失恋的,每每提到此事,李大姐都是心疼的,一副恨不得把他前女友拽过来掐死才解气的表情。

听说,亮曾经有个谈了5年的外地女朋友,因为嫌亮家在郑州买不起房,两年前卷着亮近十年的工资留下分手两字就失踪了。

当时大家建议亮报案,他想了想说,钱可以再挣,女友跟他在一起5年也不容易,就这样算了。

果儿知道了这件事后,对这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大男孩更是多了几分佩服之情。

果儿知道亮对自己也是有好感的。亮的客户很多,果儿听过亮接电话,都是很官方的,喂,“你好,哪位?”可是对果儿却是与众不同的。

04

去年年初的一个周五,果儿拨通亮的电话,就听到电话那头暖暖的充满宠溺的声音:“果儿,有事吗?”

“嗯,按照公司要求,我要调到别的区工作了,谢谢这段时间你对我的照顾。”

“下班要我请你吃个散伙饭吗?”亮半开玩笑地说。

“OK,为什么不呢!”

这是果儿和亮第一次私下吃饭,到达饭店包间,亮绅士的接过果儿的包和帽子,并替果儿拉开了座椅。

亮今天穿的是白色蓝条纹针织毛衫搭牛仔裤,脚蹬VANS小白鞋,他的笑容依然清澈,眼神依旧温暖,眉宇间气宇轩昂。

酒过半寻,在酒精的鼓励下,他们开始聊工作,聊人生,聊理想,聊以前的感情经历。

“亮,你是哪年的啊?”

“92年腊月的,你呢?”

“嗯,86年的,我大你六岁呢。你该叫我姐姐呢。”这完全在果儿地意料之外,果儿不知道那会儿在慌什么。不自觉地端过手里的红酒杯一饮而尽,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够红酒瓶,却被亮拦住了。

“少喝点,果儿,你喝的太猛了。再喝就醉了。”

“再给我最后一杯好不好?”果儿几乎是哀求。

那刻她大脑飞快地想了许多:婚姻讲究地是门当户对,她和亮的家庭条件相差太多,自己是离异身份,刚得知又比亮大六岁,无论从哪方面看,她和亮貌似都发展不下去。

果儿的第一次婚姻,老公比她小4岁,曾以为年龄不是差距,顶着家人的反对,义无反顾的和老公结婚了。

结果,结婚四年后,她老公勾搭上了一个96年的小妖精,精神身体双双出轨,果儿果断的离了婚。

05

果儿天生一张娃娃脸,长的精巧,遇到亮地时候,以为他俩至少是同龄,凭着果儿的条件,果儿拿下他不在话下。

有时候果儿甚至偷偷地幻想过跟亮的以后,但是现在这一切彷佛都是泡沫,梦醒了,泡沫碎了。

果儿拽过酒瓶往自己杯子倒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本想喝完这杯走人的,但是站起来的时候没扶稳,一个趔趄,亮一个箭步冲过来,果儿顺势倒在他的怀里。

果儿听到咚咚的心跳声,分不清是亮的还是自己的,自己的脸开始发烫,亮的身上也一阵阵发烫,呼吸急促起来,亮的怀里柔软极了,伴随着衣服上一阵阵洗衣液的香味扑鼻而来。

果儿那会儿眼睛都睁不动了,只想在亮怀里美美的睡一觉,睡一辈子。

“果儿,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要,我现在就要睡觉,我走不动了,你去楼上给我开个房间。”果儿借着酒劲撒娇道,心想不在乎天长地久,曾经拥有也好。

“听话,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过夜你爸妈会担心你的,我也放心不下你啊,我给你叫辆车你回家睡,乖啊。”亮低头温柔地说道。

“昂。”望着亮迷离的眼神,虽然有期待,果儿还是保留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矜持。

亮紧紧的搂着果儿出门拦车,直到目送果儿离开,半小时后短信确认果儿安全到家。

第二天果儿去了别的区上班,他们再也没见过面。

至此,这段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感情告一段落。

06

亮和果儿静静的呆在彼此的微信里,不纠缠,不打扰,默默看着彼此朋友圈里更新的消息却不能说一句话。

两个受过爱情伤害的人,其实单身久了都渴望得到爱情,但是他们更怕爱而不得。

年龄差异,地域不同,家庭背景,婚姻状态,中国地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他俩地婚姻就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即使强行结合在一起,任何一方家长都不会接受,受过伤的伤口还未痊愈,他们都经不起再次的折腾。互不联系是他们最默契的选择。

公司年会,一群同事闲聊,果儿从李大姐那里得知亮要结婚了,对象是家里亲戚给介绍的他的同班同学。

李大姐在那感叹到:“哎,你说说,多好的小伙子,长得帅又能干,月薪一万多块,谁家姑娘这么有福。”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能控制的,比如,眼泪和心痛。

那晚,果儿哭了一晚上,她想欺骗自己,但是心却告诉她,她依旧对亮念念不忘。也许,这就是爱情,先红了脸,再红了眼,终究不过一场梦,梦醒了,各自南北。

一切都是有缘无份吧,果儿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

人生,本就是一个人的人生,只是在前行的道路上不断的邂逅与分离而已,曾经相遇或者相爱的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会错过的,都只是路人。

很多人会从你的世界路过,而那个真正爱着你的人会一直再你身边,不会离开你。

人的一辈子那么长,时光变迁,身边的人总会不断更替,命中有时终需有,命中无时别强求。

你要知道,离去地都是风景,不必强求,留下的才是缘分,才是自己该珍惜的人。

【本文版权归「花影故事」所有。花影故事,你心中的故事,在晨曦陪你苏醒,在夜里陪你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