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不富,看看村里光棍汉的人头数。在一次会议上,羊拐乡的柳乡长爆出了这句话。羊拐乡8个村子,挨个数,光马蹄村35岁以上的光棍汉就有10个!言外之意就一个,马蹄村最贫。

马蹄村自然条件差,村子窝在青马山的肚皮下,开门见石头,闭门户还是见石头,房子的后墙基本依石头而修筑。没有办法,这里是典型的石漠地区。

马蹄村村长朱大能上任才一个多月,听到乡长冷不丁的冒出这一句话,急啊。村长此时正灰暗着脸,对妇女主任郭翠莲说:“王家宽的问题不解决,迟早会成了村里的大问题,眼看就要到年底,我们村今年能不能树起典型,这是个关键。”王家宽的光棍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了。年年都占着这么一个名额吧,不解决不行啊。

郭翠莲一听,脚一跺,急撩撩风火火地向村西走去。

村西的青瓦屋,像个灰头土脸的老汉一样,蹲在日头下,懒巴巴地晒在太阳底下。

瓦屋前的廊下,王家宽正在磨着钩刀,刀在石磨上欢快地游过,喀嚓喀嚓。

“今天又要上山林?”郭翠莲隔着篱笆墙问了句。“得上山。八角林旺实实的,该截枝了。再不打理,秋后难挂果哩。”王家宽站起来,磨亮的钩刀顺手一插,插在腰间的麻绳上。

“也该打理打理你自个儿的事情了。你个背时崽,要守着山林过一辈子啊?挣钱挣来做什么?到头来还不是养家养媳妇?”往时王家宽见到自己总躲得远远的,现在郭翠莲好不容易逮着了王家宽,却眼看着他又要出门上山了,忙把话题掏出来,直接挑明了,说:“邻村的卫家妹子怎样?你眼角也别翘得老高,40往后就挂靠50了。”

嘿嘿,嘿嘿,王家宽自顾笑着。还嘿什么,人一会就过来了,你想一下,见还是不见。

不用想。王家宽用脚把荆门踹开,倔驴子一样噔噔嶝地大步走了,甩给郭翠莲一个后背。

王家宽是个复退军人,骡子一样,壮壮实实。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总说不上媳妇。倒不是人家姑娘瞧不上,是他死驴的脾气,人都没见,硬说对不上眼。这可怪了,眼看着就上40了,都快成了村里的头条问题了。

郭翠莲三步两步追上去,截住王家宽,说“咦,拿个冷屁股对热脸,村里邻里对你的事可没少热心。”“谁热心给谁相去。”王家宽头也不抬地说。

郭翠莲脚一跺脚,说:“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王家宽突然立住了脚步,说:“就怕我这‘皇帝’说话也不管用呀。这辈子,我只等秀云一个人了。”

“啥?”郭翠莲一时僵住了。秀云不是别人,正是郭翠莲自己的亲侄女。有段时间,村里疯传王家宽和秀云好上了。郭翠莲刚刚捕捉到信息那时,嫌王家宽穷,便快刀斩乱麻把秀云介绍给一个外地的生意人了——这事都过去十来年了,王家宽还念念不忘秀云。一时间,一向能说会道的妇女主任郭翠莲突然变得哑口无言了。

(作者: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