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市界》ID: ishijie2018

作者|李夏 编辑|王思远

几个人,带动数万名桐庐人走向民营快递这条路,“三通一达”的创始人均来自这里,外界称之为“桐庐帮”。

他们大都出生在大山深处,从小深受贫穷、闭塞的困扰,却不屈于命运,最终在资本市场博得“一席之地”。

2018年年末,市界从北京出发,探访“中国快递之乡”桐庐。沿途中,一幅风景秀美的江南水墨画铺陈开来,热情淳朴的桐庐人也给笔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走进中国快递之乡桐庐 ( 摄影:李夏)

歌舞村书记告诉市界,“桐庐帮”的兴起,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尤其中通创始人赖梅松所在的阳田村,可能是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自然村了。

每年春节,中通、圆通老板都会给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发500元红包,对此,村民们赞不绝口,直呼“感谢”。

01

老宅金碧辉煌,雇保姆打理

进入桐庐县界,市界看见一块大石碑,上面写着“中国民营快递之乡”。感受过县城的繁华后,一路沿着“申通大道”,到达钟山乡。

桐庐县钟山乡的联排别墅 ( 摄影:李夏)

一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烟雾缭绕下的联排别墅。在钟山乡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市界。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市界继续沿着蜿蜒曲折的乡间公路,到达几位创始人的家乡。

歌舞村历史悠久,相传"歌舞"之名与伍子胥有关。2005年乡镇区划调整后,成为钟山乡的一个山区行政村,“圆通创始人张小娟的老家就在这里。”

歌舞村头,一群老人正蹲着聊天。说明来意后,张贵显得十分激动,忙起身说道,“我儿子也是做快递的,村里的年轻人几乎都在外地干快递。刚好今天冬至,张小娟和她老公都回老家了,早上还见着他们,带你上她家看看。”

圆通创始人张小娟老宅院内掠影

遗憾的是,张小娟和老公已离去。虽是冬日,张小娟家的院子里仍草木繁茂,几座石雕工艺品随意地散落在草丛中。再往前看,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高耸的石柱装点着大门两侧的风景,像山间的一座宫殿。

中通掌门人赖梅松的老宅位于阳田村,相比张小娟家的金碧辉煌,赖梅松的宅子显得更加古朴。通白的墙体,朱红的大门上刻着“前程万里”四个大字,往上看,窗户上刻着两个“福”字,整体风格低调而雅致。

发达后重修老宅,在光宗耀祖的程序中,这是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村民告诉市界,这几年,“三通一达”创始人的老家都变了,昔日农家院,均已换豪宅。

腾飞桥 ( 摄影:李夏)

再翻过一座山,是夏塘村韵达创始人聂腾云的家。这座别墅构造比较奇特,别墅的大门两侧由石头堆砌而成,门口两侧的石壁,刻着中国民营快递的发展史。沿着楼梯走上去,可看到恢弘的楼宇,听到潺潺流水声。

陈德军宅院,山茶花开正艳( 摄影:李夏)

申通董事长陈德军的宅子,俨然一座皇宫,亭台楼榭,风景宜人。外墙看来古典又不失现代风格,矗立在院落的金色艺术品托盘连绵着的流水,粉红色的山茶花开正艳,江南风韵在这所豪宅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四幢豪宅,尽管风格迥异,但派头十足,成为当地有名的风景线。歌舞村一位村民告诉市界,“几位老板一般都不在家,日常都是保姆住着打理。”

02

创始人的艰苦童年

尽管现在坐拥“豪宅”,几位快递创始人的童年却过的并不轻松。

一位老乡向市界感慨,以前日子苦,大家饭都吃不饱。中通创始人赖梅松小时候,时常拿着粮票从阳田家中出发,去歌舞乡买米。“一个人挑着100多斤的粮食,往返需要2小时的路程,翻山越岭的特别辛苦。”

在赖梅松的老家阳田,市界看到大山深处林立的楼房上空升起了炊烟袅袅,为这座村落的凭添几份烟火气息。

颇具“烟火”气息的阳田古村落 ( 摄影:李夏)

赖梅松大妈慈眉善目。谈及濑梅松,她说:“他从小就是我看大的,小时候脑袋就灵光,点子多,学习也好。也很能干。”

今年过完年,赖梅松就50岁了,“但看着还是很年轻。平时也没一点架子,对谁都是和和气气的,没有脾气。对我也一直很好,特别孝顺。”大妈很满意。

赖梅松的堂弟,至今仍以耕地为生。提及赖梅松,堂弟十分骄傲,“他小时候就很厉害,记性好,比我们聪明,读书也好,能干事情(农活),也很认真。”

而在歌舞,村书记对圆通创始人张小娟最大的印象是”小时候很听话,也能吃苦。”

“黄埔军校”旧址 ( 摄影:李夏)

村民都知道,中通创始人赖梅松与圆通创始人张小娟、申通掌门人陈德军曾在歌舞中学有过同窗之谊。“他们小时候是同学,外界还称他们一起上过的学校是‘黄埔军校’,不过现在已经拆了。”

虽然都来自桐庐,“三通一达”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友好,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各方大打价格战,彼此间充满了激烈的竞争,甚至是暗战。据媒体报道,为了争夺市场份额,有人曾以“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来形容彼此间的复杂关系。

随着顺丰与菜鸟物流的崛起,“桐庐帮”也感受到了危机,2014年,很少合作的“三通一达”共同投资成立蜂网投资有限公司,圆通董事长渝渭蛟担任董事长。各方甚至准备建立一个行业征信平台,但是最终不了了之。

03

人均GDP高的惊人

当几位创始人长大,走上了民营快递这条道,他们的命运也发生改变,家乡也因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歌舞,村书记跟市界谈到当地一种特殊的经济现象,“哪个村的人出去做快递的多,哪个村的人均GDP就高,这导致当地经济发展的不均衡。”

“比如,赖梅松所在的阳田村,全村一共就72个人,好几个股东都是他家里人,人均GDP都上亿了。”阳田恐怕是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自然村。

中通创始人赖梅松老宅 ( 摄影:李夏)

歌舞村有人口1905人,土地面积818亩,山林29411亩。2007年,村人均收入仅7619元。以前,村里主要以山核桃、茶叶等山林经济为主,而现在,随着当地快递业的蓬勃发展,快递产业成为该村农户经济收入的一大亮点。

歌舞村书记称,“快递收入确实是当地经济发展很大的一块。很多村里人出去干快递,赚了钱回来捐款、建别墅。比如,修建村政府办公楼,中通捐了100万,圆通捐了80万。其他的快递老板们对村里老百姓也很照顾。”

在当地老百姓心中,“三通一达”几位创始人都是“菩萨”般的人物。“每年春节,中通、圆通老板都会给村里60岁以上的老人,发500块红包,特别感谢他们。”村民们提起几位创始人都赞不绝口。

桐庐县商务局曾统计,全国由桐庐籍企业家创办和管理的快递企业多达2500家,占全国快递行业60%的市场份额,夏塘村几乎家家户户从事快递业务。

数据显示,中国快递业务量规模已经5年位居世界第一,到2018年,将突破500亿件。

从歌舞村头向远处眺望,一排排别墅、一栋栋洋房屹立在乡间,精致而气派......的确,快递改变了当地村民的生活。

“现在,村里剩下的大都是老年人,年轻人都出去干快递了,过年过节才回来。逢年过节,可以看到村里停的都是豪车。”一位老乡告诉市界。

04

“桐庐帮”的财富传奇

“一带二、二带四、四带多.....”,到如今,桐庐人几乎占据了中国民营快递的半壁江山。

一名深耕快递行业十余年的专家告诉市界,“中国干快递的,40%都是桐庐同门。任何一个城市,你问问干快递的是哪里人?做网点老板的也好,当地快递公司的负责人也好,一问哪里人,大都来自桐庐。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夏塘村的聂腾飞。

聂腾云(左二)

1993年,国内外贸生意红火,但杭州外贸企业面临一个难题,报关单必须次日抵达上海,贵为中国快递市场大哥的EMS,需要三天。在杭州印染厂工作的聂腾飞决定成立快递公司,奔走于上海、杭州两地。这个快递即是后来的申通。而在广东顺德,顺丰王卫在深港间运送文件。

很多人难以想象,整个民营快递市场中坚力量,就是从申通这一个细胞的裂变开始。

2009年之前,民营快递并不合法,所有具有信件性质的物品,都由邮政企业专营,桐庐帮在上海的快递点,不敢挂招牌,收发件都要约定接头暗号。顺丰的命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躲在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被人称为“老鼠会”。

直到2009年新邮政法出台,这些企业才告别了偷偷摸摸的身份。

快递市场的巨大需求,让聂腾飞的工友詹际盛也看到了商机,与聂腾飞合作不久后,他就开始单干,并创办了天天快递。而聂腾飞妻子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接替了申通业务。不幸的是,1998年10月,年仅25岁的聂腾飞因车祸意外身亡。这一场变故,也彻底改变了桐庐的快递格局。

聂腾飞走后,申通快递由妻子陈小英和妻子的哥哥陈德军继承。一年后,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成立了韵达快递。接着,曾任申通快递财务的张小娟和丈夫喻渭蛟成立了圆通快递,赖梅松与曾任申通快递区域经理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中通快递。

圆通的诞生非常戏剧,其成立时,申通已经创立七年。2005年春节前,张小娟在淘宝上买了一件皮大衣,直到年三十还没收到货,让她发现淘宝物流存在商机。当时淘宝刚刚成立两年,春节过完不久,渝渭蛟便赶去杭州与马云洽谈合作,这也是“桐庐帮”中最先与淘宝开展合作的企业,其他企业后来也陆续加入淘宝阵营,淘宝业务成为这些企业的主业。

“桐庐帮”也因为靠近电商之都杭州,拿到了电商的第一波红利。在电商兴起的“风口”下,“三通一达”一路高歌猛进,数年后,相继进入资本市场。其中,2016年10月20日,圆通速递借壳大杨创世上市;10月27日,中通快递在美国IPO上市;12月30日,申通快递借壳艾迪西上市;2017年1月18日,韵达股份借壳新海股份上市。

“三通一达”为何能做大做强?

一名资深快递行业专家对市界表示,“主要是市场需求。从价值链的角度来讲,客户有需求,快递企业才有价值。另外,从资本角度来看,企业本身需要资本的助力,以快递为核心去布局一些新的业务。还有,跟桐庐人吃苦耐劳的精神也有很大关系。”

某小区内的菜鸟驿站

谈及快递行业的未来,专家称,“总体来看,快递行业还在上升期,但是以后发展如何就不一定了。尤其像饿了么、菜鸟驿站这类新型的模式出现,冲击了传统快递的许多客流。未来,很多新技术、新业态的出现,包括智能机器人的普及,会颠覆很多东西,这些都是快递行业要面临的风险。”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快递巨头,能否适应这样这样的变化,尤其是和阿里巴巴这样的世界级企业保持在同一个频道,这是“桐庐帮”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2017年的智慧物流大会上,除了王卫,四通一达老板皆捧场。马云评价:“不在技术上投入没出息,市场份额不代表利润。”这些委婉的忠告,指出了桐庐帮的短板。此后,申通分拣机器人视频曝光,通达系在技术上大笔投入,有媒体评价,“没有马云,桐庐帮也许还是那个光脚走遍天下的野路子帮会。”

然而不论未来如何,“桐庐帮”已经在快递史上写下了属于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微信小程序负责人:保持克制 担心市场被吹大

海底捞张勇:思考最多的是怎么活下去

脉脉林凡:中国社交江湖,尚未满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