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深冬有一种奇异的虚幻氛围。沐浴着印度洋热风,天空深邃幽蓝,日复一日永不疲倦的通透晴天。与大多数冬季阴霾城市相比,给人与世隔绝之感,像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迹。

生活在这种特殊的氛围里,竟然会产生一种奇幻的心境。这时,即便在玉龙雪山甘海子迎面遇见神仙,或月圆的晚上在古城看到妖精,我们似乎也不会觉得惊讶。这种感觉与过去的夏天里来度假的情形相比,自有另一番意趣。

对于赖在丽江的丽漂来说,冬天意味着更有活力,饭局更多,户外活动更丰富,以及大量的品茶时光。这些理由成了再次踏访丽江的核心动力。

丽江的灵秀之气

乘着飞机降临丽江之前,透过右舷的机窗看到的玉龙雪山犹如一座冰岛。四季如春的丽江,到处都有葱翠色,唯有这一块儿常年被冰雪眷顾,为山脚下的古城带来永恒清凉。

玉龙雪山上的冰水融化,从山上流下来,经过玉湖、白沙、来到束河。艳阳高照的午后,流过茗香雅韵,伴随着古韵悠扬的琴声,奔腾的小河也沾上了诗的意境和茶汤的味道。

丽江的水总是叮叮咚咚,嘀嘀嗒嗒。它的神奇被阿来写成美文,载入八年级语文教材。被侃侃青涩的声音唱出来,旋律回荡五湖四海大江南北。茶马古道上,丽江的水和来自临沧的茶叶融合,饮上一杯,让雪山之灵和茶山之灵缓缓渗透血液,滋润每一个细胞。这便是丽江赋予远方来客的灵气。

一张古琴唤醒茶之魂

自茶马古道形成,滇西茶文化伴着丽江已有千年之久。往北走,到了海拔3300米的藏区无法种植蔬菜,人们不得不从茶叶中摄取叶绿素。茶和酥油一起加热搅拌,制成酥油茶,补给了身体所需营养。

原本作为生活必须品的茶,在丽江升级成浓浓茶文化。一米阳光之下,人们把大量时间消磨在富有情趣的茶事中。这其间少了很多鸡毛蒜皮和讨价还价,几杯香茶下肚,情绪舒缓,饮者的神色变得从容优雅,那些疲惫和焦虑莫名其妙的地随着茶汤气挥发掉了。

一杯好茶是香、味、色、念的合体。在茗香雅韵,老板娘却赋予了香茶声音。她的纤纤玉指抚摸琴弦之际,瞬间翻转了时空。琴声悠远,飘向街心,和玉龙雪山之灵纠缠在一起,幽幽诉说一段茶马古道往事。

琴是古琴,茶是临沧好茶,弹琴和泡茶同样需要氛围,需要灵巧的手法和悟性感知。古镇老街尽管名茶倍出,然而如此情趣的老板娘仅此一位,琴声赋予普洱茶律动,唤醒茶之魂。

阳光雨露尽在其中

如果说云南是茶叶的王国,丽江便是绝佳会客厅。

云南有雾的地方就有上好茶叶,有阳光的山坡茶树便能茁壮生长。滇西南每年上百万担茶源源不断卖到全国各地,丽江是重要中转站。这里没有茶山,却因玉龙雪山的雪水清甜甘洌,成为绝佳品茶场所。

茗香雅韵的茶来自滇西勐库,是临沧市著名的古代产茶地,以盛产冰岛大叶种茶而闻名。这里东邻澜沧江,终年沐浴着印度洋热风,水资源丰富,四季云蒸雾绕。世界茶树和茶文化起源于此,紧挨着普洱茶原产地和滇红茶、大叶种蒸青绿茶的诞生地。古老茶马古道以这里为起点,北上,翻过高耸入云连绵不绝的横断山脉,最终到达遥远的藏西普兰。

在云南,人们总在说“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茶从拂晓喝到傍晚,久而久之惯成茶瘾。古树茶受高山红土地恩赐,又得到阳光露水的滋养,经过一双双柔嫩玉手采集,即便不经加工,也能从生鲜绿茶里品出大自然真味。传统工艺赋予茗香雅韵茶品的芬芳,几杯茶下肚,很容易留下了念想,茶山的阳光雨露尽在其中。

其中的美妙耐人寻味,所以一杯接着一杯

待字闺中守玉身,从来佳茗似佳人。

冰心只寄惜缘客,一碗和香酬贵宾。

巍巍玉龙雪山,柔柔金沙江畔,金子般一米阳光之下,回味一杯金色普洱,时光缓慢而柔美。到了束河,静下心来找个地方喝茶,才能读懂古镇慢生活。“雪山水配普洱茶,再加上门前马帮路过留下的马粪味儿”,这就是丽江老味道了。

伴着悠悠的古琴,望着白云,在茗香雅韵宽坐,消磨一个下午时光,身心融入到古树茶的幻想中,现实世界似乎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想象在没有医疗的时代,饮茶便是长寿的秘诀。一杯好茶让人神采奕奕,引发释放多巴胺,好心情成为长寿的支撑。人生本是苦涩之味,一杯茶汤却能调和出回甘,这其中的美妙耐人寻味,所以一杯接着一杯。

“流云飞雪,冰岛古城,清泉古桥,雅韵茗香”,这便是一滴水流过的丽江。

在束河,我有香茗古琴,足矣慰你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