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很幸运橙子能在这里和大家相遇,在这里,橙子会给大家推荐一些好看的小说,今天橙子给大家推荐几本悬疑推理的小说,让你冬天在被窝不会无聊。希望你们喜欢哦!

《虫子的世界》作者: 刘慈欣

小说段落:我静立于悄寂的阅览室中,凝视着从窗口射进来的光柱中浮动的灰尘粒子,耳朵捕捉着楼上的声音。一分钟后,我认定此刻没有人在图书馆里借书,那么她一定是在望月那儿听他“传教”了。这让我很不高兴。我不愿意到望月那儿去,但此刻也没别的什么办法。于是我退出阅览室,轻轻关上木门,向果树林子走去。望月的演讲会,全镇闻名。他总是在果树林子的固定地点不定期地举办这种演讲会,宣扬着一个异常危险的思想,那就是:我们应该跨过那道“生死线”,到外面的世界去!望月这个人,可以说是全镇年轻人的首脑。他从小就是个野心勃勃、喜欢哗众取宠的人,总是在竭力谋求着在孩子们中的领袖地位,他不能忍受谁给予大家的印象比他还深刻。平心而论他还是有些天赋的领导气质的,所以半大不小的时候他身边就聚集了一批一摸猎枪就热血沸腾的少年。这伙人厌恶种田,整天跟随望月扛着枪在镇子的闲置地里四处射猎,把野兔狐狸和各种飞鸟打得浑身是洞。我不理解他们,我对枪和杀害小动物都没多大兴趣,对我而言种麦子要有趣得多,看着麦苗一点点长高并最终结出饱满的颗粒可以令我获得相当的成就感。不过那时我对他们也仅仅只是不理解,还不怎么厌恶。

《十二镜面》作者: 张墨爱吃鱼

小说段落:她想象过无数件再见到顾飞时要做的事情:扇他两个耳光、将开水泼到他脸上,又或者当着全世界的面将他的劣迹说出来,让他无地自容。可当顾飞真的在她面前出现的时候,她却一件事都做不出来。“大早上跑过来,有毛病呀!”陈琳一晚上没睡,现在已经没了争吵的力气。顾飞轻咳一声,淡淡地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没穿衣服?”陈琳低头看看自己,浑身上下竟然只裹着一条浴巾,她刚刚洗完澡就准备睡觉,现在连件睡衣都没有穿,怪不得他盯了半天。“啊!”陈琳怪叫一声,羞恼地把大门狠狠地关上。顾飞幸亏躲得快,及时向后退了一步,要不然差点就撞到鼻子。过了五分钟后,大门被打开,陈琳随便穿了件衣服,脸色又黑又臭,顾飞自觉地跟进了门。他路过了许多次,却还是第一次进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房间以粉白色调为主,扑面而来一阵浓浓的少女气息。

《破绽》作者: 刘天壮

小说段落:谭世宁什么也没有说,他弯腰钻进车里。军官关好车门后从另一侧上了车坐到了他的身边。车的前排除了司机还坐着一个宪兵军官,看得出来,他的体格丝毫不比身边这个差。谭世宁把公文包平放在膝头,身子懒懒地向后靠在座位上。车开了没一会儿,他的眼皮就不由自主地闭上了。“这是一次试探还是彻底暴露了?”“更夫”默默地思索着。他不止一次想到了暴露之后的结局。能够确认的就是,一旦这种情况出现,那么寺尾就会选择一种悄无声息的方式将他抹掉。自从他被寺尾正式接纳,他就成了机关长的私人财产。尽管他在重庆军方的履历和情报工作不太搭得上边,按理说更应该在司令部作战处任职,但寺尾态度非常强硬地将他留在了特务机关里。他给了他一个薪金待遇各方面都不错的装备科长的职务,同时还让他在司令部作战处挂了一个顾问的头衔。从那里他还能领到一笔不菲的额外津贴。

《邪恶催眠师》作者: 周浩晖

小说段落:喊话毫无效果。陈嘉鑫开枪了。第一枪冲天,第二枪则把枪口探进了驾驶室,这一枪应该是打在姚柏的右腿上,仍不能阻止对方的暴行。两秒钟之后,陈嘉鑫急匆匆转到车头另一侧,左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右手端枪再次探进车内。随即他的手臂一震,喻示第三枪已经击发。这一枪直接爆了姚柏的头,惨剧终于落幕。陈嘉鑫把姚柏的尸体从驾驶座那边推了出去,尸体落于现场所见的位置。陈嘉鑫查看了一下受害者的伤势,然后收了枪,双手在腰间一阵乱找乱摸。这时巡逻车司机走进画面。按陈嘉鑫所说,此人先前一直在车内等待,听到枪声后才匆忙赶来。录像中陈嘉鑫向同事挥手呼喊,后者忙解下自己腰间的对讲机抛给他。罗飞这才知道小伙子刚才那通乱摸原来是要找对讲机。他禁不住摇头苦笑:那对讲机早被你自己扔在地上了!你却忘了个干干净净。一旁的小刘也注意到这个细节,嘀咕了一句:“罗队,你要把他招到刑警队来?”罗飞没有搭这个话茬,反问对方:“之前的录像呢?我要看到这家伙变化的过程。”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4本悬疑推理小说就到这了,你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其中的哪一本,不过还是但愿你们喜欢!大家还想看什么样的小说,可以在下方留言告诉橙子哦!让我们下一期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