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定来生》

乐婉,生卒年不详。宋代杭州妓,为施酒监所悦。施曾有词相赠别,乐乃和之。

是的,诸事不详,短短的几句话便概括了一个歌妓悲惨的一生。

如果不是那阙《卜算子》,谁会记得一个小女子也有过一段卑微而缱绻的爱恋。

宋朝是个文人的朝代,文人之间最擅长的就是文字游戏。尤其是行酒令。一群人聚在一起吟吟小词,唱唱小曲。推杯换盏间指点江山便成一时风尚。

不论任何时代、任何场合常常会有耍赖的人,特别是在酒桌上。那么宋朝人是怎么治理耍赖之人呢?为了防止耍赖,可爱的古人便弄出了酒监的官来。

其实这个酒监的官也不是什么官,就是指酒筵间众所推举监督饮酒的人。监酒的有了,那么令怎么行呢!很多文友在行酒之前都会先请一位才色双绝的歌妓担任“录事”。

先由酒客公推出一个起始执花者,唱一句词,传一次花。艺妓无论受到何种委托,都要现场演绎,以博得的好感,增添行酒的氛围。

于是便有了这段酒监和歌妓的别情虐恋。

“我有一枝花,斟上些儿酒。唯有花心似我心,几岁长相守。满满泛金杯,重把花来嗅。不愿花枝在我旁,付予他人手。”袅袅的歌声飘荡在歌楼舞馆间。

不需刻意,你便是人群中最夺目的那个。宝髻匆匆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那盈盈秋水的眸子隐藏着一丝幽怨和凄楚,一眼便牵动了他久闭的心门。

此后乐婉的每次歌舞表演,施酒监都要去捧场,每次酒后他都会满含柔情地许诺说:“有朝一日,我会迎娶你,让你摆脱官妓的身份。”她答:“奈何命薄,身是烟花巷里人。”

一个青楼女子,怎么去敢奢望一个归宿。有一场属于自己的爱情,这一生便不算虚度吧。

美好的日子总是有点短暂,朝廷的调令书下来了。两人都为此很焦虑,施酒监想留下与乐婉在这江南胜地度过一生,可是圣命难违;

想将乐婉脱籍从良带走,却没有成功。于是不得不说离别。虽然千万般不舍,终究要离开。山水迢迢,鸿雁锦书难寄,一别就是一生。

即将离别了,施酒监无以所赠,便填了一首《卜算子。赠乐婉》赠给了心上人乐婉: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

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别你登长道,转更添烦恼。

楼外朱楼独倚栏,满泪围芳草。

自相逢之时便情根深种,只叹为什么现在才见到彼此。这半生,看过千千万万的人,终没有发现比你更好的人。与你告别之后便要踏上慢慢旅途,想到如此便烦恼千万,

时刻想着,在我离开之后,你会不会也想念我,不舍我,你会不会在朱楼上独自倚阑干,然后看尽满园的芳草,想起我与你在一起的幸福日子。

萋萋芳草,满目离愁。乐婉弹一曲琵琶为他送行。

我对你的相思深似海,曾经的一幕幕在我眼前回放,平生泪似乎都要流干了,惆怅万千,辗转难眠。想要相见却没有理由相见,想要彻底忘记你,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一位风尘女子,喜欢一人,却因为世俗的种种原因不能与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唯有词将自己满腹的相思赋予词中,既然今生无缘在一起,那么来生吧,来生定会为了寻你而来。

一首《卜算子》告慰这段未了的情缘:

相思似海深,旧事如天远。

泪滴千千万万行,更使人、愁肠断。

要见无因见,拚了终难拚。

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他扬鞭远去,激扬起尘土,她泪湿春衫袖,妆泪红阑干。

大家好,我是影月,公子影月。每日为你分享唐诗宋词中那些最美的爱情故事。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