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一篇

我?登徒子?”

“噗哈哈哈哈哈……”

韩信兄弟俩笑得直不起腰,安琪拉姐妹背过身低声笑,三个知情的侍女肩膀颤抖,连王嫱也忍不住偏过头低笑。

“韩信你再笑我就丢你见如花去!韩羽最近没切磋我看看你进步了多少。”

李白额上十字路口,瞪了一眼没个收敛的韩家兄弟说到。

“我什么都没干。”韩信抬头望天。

“我也什么都没有干。”韩羽也抬头望天。

“哼!”李白瞪了他们一眼。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赶过来的蓝昊泽生气地高喊。

“舅舅等等!”王嫱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挡在李白身前,对着围过来的相府守卫喝到,“都给我退下!”

“是……”守卫们看了看自家丞相,又看了看挡在身前的王嫱,选择了乖乖退下。

“君儿,你这是……”蓝昊泽愤怒又不解。

“舅舅,待会我再和您解释,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

看着王嫱祈求的眼神,蓝昊泽再生不起气,看着李白冷哼一声朝前走去。王嫱回过头朝李白俏皮地吐了吐舌后,众人赶紧跟上蓝昊泽。

来到正厅,侍女上完茶,蓝昊泽就挥手让她们都下去掩上了门。众人入座,蓝家人又惊悚的看见李白直接抱过王嫱坐他腿上。

这下连王嫱都吓了一跳,微挣扎了几下李白都不愿放开,悄悄偷看了一眼蓝昊泽已经气到发黑的脸,脸红地低声问。

“你要干嘛啊?快放开我。”

“不放。你手上还有伤呢,别乱动。”

“你……你……”蓝昊泽指着李白,气的说不出话。

“刚才蓝相似乎很好奇在下的身份,那么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李白转头直视蓝昊泽愤怒地似燃火的双眼,“在下李白,嫱儿未来的夫婿。”

“你……你说什么?”惊愕许久,蓝昊泽声线颤抖的问。

“在下李白。”

“下一句!”

“嫱儿未来的夫婿。”

“君儿?”蓝昊泽看向王嫱,王嫱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蓝昊泽瞪着两人,半晌,愤怒起身。

“君儿!你跟我进来!”

王嫱推开李白搂着她的手,笑了笑。

“一会就回来。”

说完,跟着蓝昊泽走进后堂。

“简直胡闹!”王嫱刚走进来,蓝昊泽怒拍桌案,“君儿,你可知你是什么身份!你可是轩辕国的长公主啊!没有陛下的赐婚你怎么……你能出宫几次?!又能对他了解多少?!怎如此轻信于他!”

“他凭什么操控我的一切,我不要按着他的心意走,更不会任他赐婚!”王嫱听了蓝昊泽的质问,情绪也有些失控,“我是没有完全了解他的过去,但是我相信他这个人!”

“你……”

“舅舅……就让我任性一回吧……这个长公主,我做的真的好累。我不奢求什么,我只想和他在一起……”

“君儿,他哪点值得你这么对他……”

“舅舅……我十四岁以前,就像是被冰封在黑暗的深潭,除了找出母后离世的真相,我再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直到那天我遇见了他。因为他,我开始对生活有了期待,我开始对未来有了希望。他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如果失去他……”王嫱抬头看着蓝昊泽,泪水划过脸颊,“我会死的。”

“……”

蓝昊泽看着王嫱,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