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禅小岩

01

情感

这个年过得一肚子气,今天大年初四,我已经把媳妇提前“遣送”回家了。

机会给她了,承认错误,一切还可以重来,我既往不咎;如果还是一根筋,我不会再毫无原则的宠她,我会给她点颜色看看,如果真要是逼急了,就只能走到离婚这一步了。

事情很简单,腊月29,我和媳妇笑笑回到老家农村过年,在回家之前,我就已经针对她往年的所作所为打了预防针,让她不要过分挑剔,要学会忍着点。可是,笑笑完全把我的话当做了耳旁风,这真的是让我深感无奈又忍无可忍。

比如2016年春节,她到家先是嫌弃厨房不够干净卫生,继而埋怨母亲做的粉蒸肉不够软糯……我念在她从小娇生惯养,所以便没当回事儿,呵呵一笑就过去了。

回城后,我给她解释,乡下就那样,我以前在家的时候,我妈一天三顿饭,顿顿都是烀的玉米渣子就得芥菜丝,眼下已经很好了。何况,她为了迎接你已经学了很多拿手好菜,可是手艺再好也终归是家常做法,自家人吃的哪能比得上饭店做的正宗啊……笑笑不予置声,我以为她存心记了,会谅解,会改正。

谁晓得2017年,刚到家,她就指着母亲的围裙,耷拉着嘴,那么脏了,也不知道洗一洗?吃饭的时候,拿起碗,先闻一闻,说腥得慌,也不知道用洗洁精,用热水能洗净吗……晚上不去上厕所,母亲给她找了尿壶,她硬是说不习惯,逼着我大半夜,开车到镇上跑了很多家商店给她买了一沓子的成人尿不湿。

母亲为人宽容,看在眼里自然不会说什么,而我能说啥,那时,她已经怀孕了四个月,孕妇身娇肉贵的,我只能盘算着,等小小诞下孩子,这笔账再清算。

于是,时间一点点的向前推移,来到了今年的春节……

02

情感

从年29到今天大年初四,总共6天的时间,她每天睁开眼,就让我开着车带着她去镇上吃热干面、酸辣粉。我也顺了她,谁让我爱她呢?

唯有一次是大年初一早上,镇上所有的小吃店都关门了,她就闹了情绪。

母亲凌晨3点就开始包饺子,等到早上6点,因为要请灶神回家,祭拜天神,所以,早早的就下了饺子。

然后母亲喊我们起床,我自然是赶紧穿衣,可笑笑死活就是不起床。没有办法,我只能替她撒谎,说她月事紊乱,这个月提前来了。母亲一听忙问,要不要我去看看……你要疼着点你媳妇,笑笑多好啊,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点头称是,笑笑永远不知道,母亲从来没有把她的任性当成一回事儿,还处处维护她,我都替她臊得慌。

到了上午十点,笑笑终于起床了,母亲把饺子端到她跟前,她用筷子夹了一个放在嘴边轻轻的咬了一口,我亲眼看到她压根儿连馅儿都没有尝到,便放下筷子,抱怨道,“太难吃了,皮太厚了,馅儿太咸了。”母亲尴尬的笑着说,“要不,我去给你煮点荷包蛋。”笑笑摆摆手,“不用了,我吃点零食凑合着算了。”母亲看向我,我对她说,“妈,你忙去吧,别管她,多大的人了,还挑食儿。”

母亲离开后,我问笑笑,“你到底懂不懂孝敬老人?有没有自知之明,来之前我怎么给你说的?”

笑笑一听,也来了气,把手里的薯片哗啦啦的给抖落了一地,起了声调,“我有错吗?明明做饭那么难吃,我说说还不能说,你别忘了,当初是你求着老娘嫁给你的,我跟着你就是享福的,不是受委屈的。”

如果这话换做是普通的日子,我一巴掌都抽过去了,就算以前是我求着她,可是现在动不动就拎出来涮人,谁能受得了?但是,今天日子特殊,我只好一个人出去,抽根烟,静一静。

03

情感

大年初三,笑笑又耍起了脾气,原因是节俭惯了的母亲,把昨夜的剩菜给掺到了早上新炒的菜中。

我说,“你不吃就算了,剩菜我吃。”

笑笑用筷子敲打我的手背,“你也不许吃,你要是吃坏了肚子怎么办?”

母亲看状,赶紧假笑着把剩菜全部一咕噜的给倒进了垃圾桶,“算了,这下没了,谁也不吃。”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母亲的不悦和难堪,但是我却不能做什么。

中午吃饭时,笑笑走进厨房,也不知道帮助搭把手,就在一边瞎指挥。我走过去,笑着说“你看看,咱妈多心疼你,从来不让你下厨,所以你知足吧!”

笑笑轻轻的撇了嘴,吁出声,“我才不稀罕呐,你妈做饭怎么了,咱们一年到头也回来没几次,做饭难道不应该吗?再说了,她做饭倒是做的好吃啊,还做的那么难吃,做了还不如不做。”

在她喋喋不休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这一巴掌已经压抑很久了,笑笑也愣住了,看着我,她以为我肯定不敢打她,可她这一次失算了,我偏偏打了她。

我愤怒的红着眼说,“给我妈道歉……”

母亲听到我们的争吵,赶紧过来打我,“你是干什么啊,你不知道笑笑的脾气吗?心直口快的,你怎么能打笑笑呢?”接着去安慰笑笑,可笑笑直接挡开母亲的手,哭着喊,“不需要你假惺惺的,我现在就走。”

我说,“现在走,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好打车,明早给我滚。”

然后笑笑就回屋了,母亲看着我,不住的叹气,说我脾气爆,我倒觉得,如果我脾气还算是好的,如果真的暴躁,她这一巴掌应该早就挨在脸上了。

今早,笑笑天不亮就回城了,准确的来说是会娘家了,真不知道她又该怎样颠倒黑白,让我岳父修理我了。说一下,我岳父脾气才是真的暴躁,只要笑笑回家给他哭诉,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我一顿暴打,接着再说是非曲直。唉,我怎么摊上这么个媳妇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