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连城诀》中最漂亮的女子是谁?

是水笙。

《连城诀》中最后一句话写的是谁?

是水笙。

《连城诀》中谁会陪着狄云共度余生?

当然,还是水笙。

那么,水笙爱狄云吗?

恐怕未必。她等着狄云,也许,只是她别无选择而已。

二、

水笙是大侠水岱的女儿,与表哥汪啸风并称“铃剑双侠”。他们二人一个长得俊,一个生得俏,又相互爱恋,正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端的是人间好伴侣,世上有情人。

转折点出现在他们遇见狄云。

狄云穿着血刀门的僧衣,被他们认定是“小淫僧”。水笙甚至用马踩断了狄云的腿。当他们要把狄云杀掉之时,血刀老祖及时出现,救出狄云,并劫走水笙。

血刀门的人有两个特色:一是僧,二是淫。

所以水笙被劫走,她的表哥、父亲及叔伯众人,无不心急如焚,一刻不停地追踪而来。也正因为如此,血刀老祖才没有时间休息,水笙也得保清白之躯。

这样一个追,一个逃,一直到了一个大雪谷中。又适逢出现雪崩,于是,世界被一分为二。雪谷之外,是汪啸风及其它大队人马。雪谷之中,是血刀老祖、狄云、水笙及“落花流水”四侠。

这一场大战,山河为之变色。血刀老祖以一敌四,竟然屡出奇招,杀死三人,逼降花铁干,当然,最后自己也死了。

于是,在这山谷之中,在这与世隔绝之地,只剩下花铁干、狄云和水笙三个人。而等雪谷融化,出得谷去,至少也得半年时间。

半年时间,在这一片绝地,二男一女,一个是暴露出自私贪婪人性的武林高手;一个是被世人称为“小淫僧”的狄云,一个是容貌艳丽无双武功却最低的水笙。究竟会发生什么?

三、

与此同时,雪谷外的那些所谓的正义武林人士,正在意淫着雪谷里的情节。

他们想像着,那个美貌的女子水笙,落入了淫僧们的手中,会如何失去贞操,会如何被别人蹂躏。他们甚至交流着想像中的细节,彼此取乐。

他们想像着,水笙的意中人汪啸风,已经被戴了数顶绿帽,再见到水笙,又该如何的谈情说爱。

再没有比这个话题更让他们兴奋的了。他们日日想像着里面的艳福,日日盼着雪谷消融,好一睹想像中的情节。

一晃,半年过去了。

积雪初融,谷口已开。

大批的武林人士涌进谷来,搜索小淫僧的下落。

他们一边羡慕着小淫僧的艳福不浅,一边举起道德宝剑,要置小淫僧于死地。

活着的水笙在为小淫僧狄云做着苍白的辩护:他不是小淫僧,也没有非礼我。

到处躲藏的狄云也在为水笙做着苍白的证明:她没有失身,仍是清白之躯。

谁信呢?听了这些话,正义感爆棚的武林人士都当是笑话。

水笙扑到心爱的人怀里哭,想让表哥汪啸风带她离开。

可是表哥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未救得她时,他只盼望表妹活着就好。救得她时,他又盼望她守身如玉。她终于来在他的身边,他却觉得不该是这样的她。

每个人带着不同的心事,离开了雪谷。

那个水笙,还是跟着表哥汪啸风离开了。

四、

水笙当初叫狄云一口一个“小淫僧”时,心里决没有冤枉他的想法,她肯定自己是对的,对方一定是个淫僧。狄云的一举一动,她都觉得无不符合淫僧的形像,哪怕狄云打手势让她逃走,她都认为是在轻薄她。

她从不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而冤枉别人时,也都是那么的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现在她知道了。

无论她说什么,身边的人都认为她不再冰清玉洁。她说自己守身如玉,别人说她装纯;她说狄云是个好人,别人笑她偏袒小淫僧;她说她还爱着表哥,表哥说她爱的是个“婊”;她说花铁干是个伪君子,众人说她栽赃武林大侠;她说花铁干吃人肉,别人要“人肉”她。

在那些众人心里,谁也不觉得是在冤枉水笙。他们觉得,水笙的一举一动,无不符合荡妇的形象。哪怕水笙诅咒发誓,他们也觉得那是装模作样。

也许在那些时刻,水笙才体会到狄云的痛苦,才理解狄云的人生,才看透人性的卑劣,才失去对尘世的希望。

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相信她,那就是被她冤枉为“小淫僧”的狄云。

想想也真是好笑,当初自己眼中的坏淫,却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

对比着周围人的聪明和无耻,她才明白狄云性格中善良和老实的金贵。

当她查觉到,她几乎已经无法与那些聪明人共处时,最好的出路,也许就是重回雪谷,自己的婚姻,也许就是,找那个老实人接盘。

五、

水笙爱的是谁?

是表哥汪啸风。怎么会是狄云呢?

和汪啸风比,狄云哪一点能比得上呢?

汪啸风相貌俊秀,狄云就是个农村小伙,相貌平平。

汪啸风谈吐风雅,狄云就是个山野村夫,识字不多。

汪啸风出身贵族,狄云就是个屌丝。

汪啸风能言会道,狄云说话常常词不达意。

汪啸风对水笙钟情已久,而狄云从没对水笙显露半分情意。

当这样的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相亲现场,任何24位女子,都不会给狄云留下半盏灯。

水笙也不例外。所以,当众人在雪谷中找到她时,她是毫不犹豫地跟着表哥走了,哪怕表哥对她有误会。如果她爱着狄云,她不会这样子。

而她之所以为狄云开脱,不过是觉得感恩狄云、愧对狄云而已。

书的最后,为啥她又在雪谷等狄云?

那是因为,汪啸风不要她了,周围人见疑她了,身边人鄙视她了,她名声已毁,无法在外面立足了。

回到雪谷,她其实是,别无选择。而狄云,恰好也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又唯一相信她清白之人。

如此而已。

六、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当你对一个人下了所谓的定论,不要那么的理直气壮,不要那么的相信自己。因为,永远有你并不了解的真相。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

当你受了冤枉,不必想着得到理解,理解,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你只需做好自己,调整方向,离开是非之心,方得世界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