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近畿地方的都市中,神户在明治时期兴建了许多充满西洋风格的异人馆,给人时髦港都的印象。

神户在开港前后划分的外国人居留地西式洋房林立,形成洋溢异国风情的街区。

话说回来,神户自古就是港都,而且离畿内的京都很近,所以自古就是重要的贸易港,平安时代末期还差一点成为日本首都。

其实在幕末成为对外贸易港之前,神户就与北海道、冲绳串联起全国性的海路运输网,成为繁荣的海运中心。这座拥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港湾都市究竟走过哪些繁华历史?且让我们一一回顾。

与六甲山地一起诞生的天然良港

提起神户市,就会让人联想到它与函馆、横滨、长崎等地齐名的特色,这几个城市都是“充满异国风情的港都”。而且这四座城市的港湾都邻近山区,神户市的背后是海拔将近一千公尺的六甲山地,横亘在港口的东西两侧。

距今约一百万年前,现在的神户市周边经常发生地壳变动,形成六甲山。知名职棒球团歌曲《阪神虎之歌》中,就提及当地有名的“六甲落山风”,这股落山风吹拂的就是从六甲山流下来的沙土所形成的土地。面向港湾的六甲山地南边斜坡呈阶梯状高低起伏,这是过去的地壳变动所造成的几个断层。这些断层直到现在仍不稳定,经常发生大地震。

受到六甲山地与东边的和田岬影响,即使不是冬季,神户也会刮起强风,加上凑川河口泥沙淤积,水底形成好几座小山,使得大海浪无法打进港口。由于这个缘故,神户自古就是适合船只停泊的良港。虽然过去的地壳变动形成了六甲山地,却使得海底相对较深,近代以后有利于大型船舶停靠。

神户港夜景

平氏最兴盛的时期曾经差一点成为首都?

与先前提及的函馆、横滨、长崎相比,神户离京都所在的畿内较近,自古就是西日本各地庄园运送物资的港口,也是与中国王朝进行交流的外交窗口。根据《古事记》与《日本书纪》记载,三到四世纪神功皇后远征朝鲜半岛时,从“务古水门”进出。“务古”亦写成“武库”、“六儿”,指的是与现在的神户市重叠的武库川到生田川一带。由于此处从朝廷(畿内)往外看,位于“对面”(日文读音近似)的位置,因此得名。过了几年之后又改成“六甲”这两个字。

相传神功皇后回国后,兴建了生田神社。缴税给神社的居民称为“神户”,生田神社的神户聚落到了平安时代成为地名“神户乡”。中世纪也曾记载为“绀部”、“上部”,江户后期定名为“神户”,读音也确立为“Kobe”。

神功皇后

八世纪的诗歌总集《万叶集》收录了一首和歌,描述当时的神户港称为“敏马之浦”,而且有许多船只往来。

平安末期,平清盛致力于与中国宋朝进行贸易,1161(应保元)年于现在的神户市兵库区修整大轮田泊。此时还兴建了人工岛“经岛”,防御从东南方吹过来的强风与大浪入侵。根据当时的习俗,建筑工程动工前,会把人活埋在工地内祈祷工程顺利,称为“打生桩”。兴建经岛时以填埋写着经文的石头取代打生桩,因此取名经岛。经岛的面积约为650平方公尺。如今筑岛水门附近,还留着经岛施工时使用的巨石。

包括平清盛在内的平氏掌权者都在邻近大轮田泊的福原设置居所,1180(治承四)年,平清盛建造福原京并短暂迁都,此举遭到外界强烈反弹,甚至引起源氏起兵,半年后平清盛被迫迁回京都。平清盛最初想在东起宇治川、西至妙法寺一带兴建福原京,可惜这个构想没有完全实现。

进入镰仓时代之后,大轮田泊改名为“兵库津”,继续转运从九州与四国等西日本各地运过来的物资。到了室町中期,足利义满推动明日贸易(编按:即明朝与日本),以兵库津为据点,吸引朝鲜和琉球的商船停靠。

大量白米在兵库津转运

中世纪的日本,凡是有权力的寺社都拥有许多领地。1308(延庆元)年,伏见上皇经由兵库津,运送捐给东大寺的物资。

奈良的东大寺与兴福寺分别在兵库津的南北设置关所(关卡),针对入港船舶收取通行税。根据东大寺记录的《兵库北关入船纳帐》,1445(文安二)年,全年从日本各地有约一○六处,共两千艘左右的船只进入兵库津。运送米、盐、木材、铁等多达六十四个品项的货物。

1467(应仁元)年爆发应仁之乱,细川胜元率领的东军和山名宗全统御的西军激烈对抗,兵库津惨遭破坏。自此之后,堺津成为整个战国时代的国际贸易港。

1580(天正八)年,织田信长将摄津分封给池田信辉,信辉在现今的兵库区切户町兴建兵库城。江户幕府成立后,兵库津先成为尼崎藩领地,后又纳入幕府直辖地,由幕府派遣奉行治理城下。

江户时代,伊势出身的河村瑞贤开拓西回航路,兵库津再次成为日本数一数二的港湾都市。在此之前,东北日本海侧收获的米等物资都是运到越前(今福井县)上岸,再从陆路送至畿内。自从西回航路开通后,可全程透过海路,经由濑户内海送至兵库津。作为货物集散地的兵库津从此开创了前所未有的荣景。

这段期间兵库津最活跃的大商人,是以北风七兵卫为首的北风家。凡是入港的货主或船家,北风家都免费让他们住在自己家里盛情款待,因此颇具人望。

北风家经营的商品之一,就是从畿内运至江户的“下酒”。神户上滩等“滩五乡”从江户中期以来就以酿酒闻名,不只是因为附近生产优质米,其地还拥有丰沛的水源。从六甲山流下来的宫川与住吉川一带,也兴建了许多利用水车碾米的精米小屋。滩的酒造家(酿酒人)的酒藏(酒窖)墙上有窗,引进六甲落山风,适度调节酒藏里的温度,设计颇具巧思。幕末时期,销往江户的酒樽,高达六成来自神户。

到了江户后期,高田屋嘉兵卫以兵库津为据点,开拓连结虾夷地(今北海道)与畿内的航路,从事包括昆布在内的海产买卖,赚取庞大利润。

不选兵库津而在神户开港的理由

幕末时期1858(安政五)年,幕府与美国、英国、俄国、法国、荷兰签订《五国通商条约》。各国要求日本开放神奈川、长崎和畿内的港口,幕府不愿开国,避开了畿内的商业中心大坂,最后决定开兵库津,但人口稠密的兵库津很难兴建新的贸易设施,也为了避免居民和外国人接触,幕府在兵库津东边、人口较少的神户村建设了新的港口和外国人居留地。

1868(庆应三)年兵库开港,这是实质上的神户开港。此时以凑为界线,以西为“兵库港”、以东为“神户港”,直到市镇发展起来才统合成神户港。

开港前后划分的外国人居留地西式洋房林立,形成洋溢异国风情的街区。外国人居留地相当于现在的神户市中央区、花路与鲤川筋和旧西国街道围起来的区域。时至今日,日本政府将中央区北野町一带指定为国家重要传统建筑物群保存地区,此处保留许多外国人居住的洋房,其中包括德国贸易商托马斯(风见鸡馆)的宅邸。

北野异人馆地区相当著名的风见鸡馆

此外,居留地的西边辟出一块允许外国人居住的杂居地。由于外国人太多,居留地不够住,才会特别规划出外国人和日本人混居的住宅区。这是神户特有的区域,横滨等其他开港城市都没有。后来连不包含在《五国通商条约》的清朝(中国)人民也不住在居留地,全部聚集在杂居地,形成名为“南京町”的中华街。

走过空袭与震灾的振兴之路

神户港开港后没有任何码头提供大型船只使用的栈桥,结构也不足以防台,于是兵库县聘请英国人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于1837(明治六)年制定大规模建港计划。日俄战争后,1905(明治三十八)年,前神户海关首长水上浩躬就任神户市长,以马歇尔的构想为蓝图,正式兴建由钢筋水泥制成的大型船坞。

明治末期,神户港与上海、新加坡同为东洋最大贸易港。不过,也正因为神户是重要港湾都市,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多次遭到空袭,1945(昭和二十)年六月的神户大空袭毁坏了神户市的东半部。野坂昭如的小说《萤火虫之墓》就是以此次大空袭为题材。

萤火虫之墓真人版海报

进入高速经济成长期后,为了拓宽沿海的狭小腹地,开始挖掘六甲山的土石,进行填海造地。1981(昭和五十六)年完成规模庞大的港湾人工岛,不久之后,六甲人工岛也跟着竣工。

不料,1995(平成七)年一月,发生了规模七点三的兵库县南部地震(阪神大地震)。神户市有许多明治时期以来填埋湿地形成的新生地,地盘相当脆弱,这场地震导致二十五万多户居民受灾。

地震也破坏了生田神社、旧外国人居留地的异人馆等许多珍贵文化财,后来由神户市主导修复。神户市走过重建之路现已新生,并于2017年迎接开港一百五十周年纪念。

从神户摩耶山眺望神户市的夜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