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里有一句话,每个人都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是浪费时间,他却觉得很重要,我的理解是撞了南墙不回头。每个人的生活里都竖立着一堵南墙,比方说不喜欢的工作是南墙,不喜欢的甲方是南墙,房子太小不满足也是南墙,没抢没女人没朋友这些都是南墙。面对南墙,很多人的态度是一定要撞,可如果撞了南墙,南墙没有倒。或许,就该学会与你的南墙相处。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怎么与你的南墙相处!

换个活法——《当幸福来敲门》

《后会无期》里说,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但有多少人想过?也许问题不在道理的本身跟数量只是“知道”和“做到”之间缺少了若干个环节。就像你给他指出了方向只是他不走应为辛苦,但却热衷于看别人走上这条路。如果你成功了,他们会说多亏你当初听了我的。如果你失败了,他们会哀叹。早点看清现实也好,四个字“知易行难”。对于生活的南墙,有些人会选择妥协,有些人会选择死磕,克里斯是后者。如果你有梦想的话就要去捍卫它,那些一事无成的人想告诉你,你成不了大器。如果你有理想的话,就要去努力实现,就这样!

在事业上,他那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卖不出去的扫描仪是南墙。在生活上,无力缴纳的账单、税单、罚单和房租是南墙。在情感上,妻子对自己的蔑视、抱怨、嫌弃、不信任是南墙。为了磕到这面南墙,他穷到和儿子连吃饭睡觉的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为了磕到这面南墙,他要在账户余额仅剩21块窘况下熬过六个月没有任何收入的无保障实习。要想不这么窝囊就必须换个活法,老婆走了,付不起房租,爷俩没地儿住怎么办,露宿厕所不是长久之计。于是,每天排队等救助床位。工作没前途想当股票经纪人怎么办,去实习看书拼命打电话拉客户。拉不到客户怎么办,找准时机上面套近乎。实习没工资怎么办,继续推销扫描仪。扫描仪坏掉卖不出去怎么办,自己卖血买零件修理。当然电影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想一下,为了升职加薪我们是不是也该放弃过体面甚至自尊?

任何的向上走都要付出非同寻常的代价,而向下走轻而易举。曼德拉说过,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可扭曲如蛆虫。由始至终,克里斯从未向人提起他的遭遇,也未曾试图用悲惨遭遇为自己祈求什么。他没在排队等救助床位的时候试图跟人求情:“不好意思,我带着孩子。能不能让我先”。在没在竞争工作的时候试图找HR走后门:“帮帮我,这份工作是我唯一的希望”。他没滥用别人的同情,保持站着的姿态和尊严,最终与自己的南墙和解了。人身的这部分,叫接纳你的“南墙”。

如鱼得水——《幸福终点站》

如果突然间没了国籍被困在异国他乡的机场里语言不通,进退两难你会怎么办?如果这一困就是九个月,可你连打电话叫家里支援的费用都没有你会怎么办?维克多·纳沃斯基这个东欧虚构的国家克拉科齐亚的居民,在乘飞机去往美国的途中因为祖国发生了政变刚一落地就成了一个无国籍无身份的人,一个人们眼中的难民。于是他被迫困在了那座与影片同名的航站楼里,一个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自然而然穿堂而过根本不会停下来想一想,是否会有人在哪里生活的环境里。

这一困,九个月!可负责出入境管理的官员弗兰克,不但没有给维克多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反倒一直计划怎么把维克多骗进法律陷阱。从“一个不被接纳的人”,维克多慢慢在一个看似毫无弹性,实则不乏变通的世界里学会了生存。巧妙地解决了大大小小的问题,简单如找到足够的食物,复杂如在前途未卜的困境中谋生。望着近在咫尺的纽约他没有逃,在待改建的67号登机口给自己建了一个家,另一边空姐阿米莉亚从18岁到39岁一直在等着一个男人的“承诺”。餐车小哥恩里克一直偷偷爱慕负责签证的黑人女孩托列雷斯。清洁工古普塔23年兢兢业业的工作背后,藏着背井离乡的无奈。连一直在刁难维克多的弗兰克,17年来一直在等着坐上地区专员的位置。在维克多来之前,他们就像这个无数人穿堂而过的航站楼,没人试图了解,也没想过自己还有机会崭新如初。

正是维克多这外来者的介入,乱中有序的改变着这一切,有意或无意间成了其他人推到南墙的动力。至于维克多他为什么来美国,为什么要去列克星敦161号的华美达酒店,为什么情愿被滞留九个月,那个神秘的花生酱罐子里又是什么?当他打开罐子对着阿米莉亚娓娓道来,所谓的神秘面纱背后只是一个平凡的夙愿。我想,这就是让阿米莉亚泪流满面的原因,这,就是维克多的南墙。就算世界不是按照他的方式前进,他也愿意身处其中 不愿绕过南墙从“美国”拿走不该拿的东西。蚍蜉憾大树,能最终撬动南墙,正是他身上那原始的执着。斯皮尔伯格说:我们所有人都曾经在生命里某个时刻,觉得自己有一点像努力谋生的维克多。

当我们整天将嚷着跟世界对抗咒骂现实不公,声嘶力竭没有力量之后。突然明白,原来不是所有的南墙都要去撞的,你要能分得清楚什么是真的南墙,什么只是路过的风景。也许南墙还会一直树在那。也许,我们还是没有能力推到它。但我们可以告诉它,我还有一个很硬的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