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喜欢听谷村新司的《星》。说起这个名字显然还有很多人对此陌生,谷村新司在中国最知名的歌曲还当属《星》、《浪漫铁道》。想必还是耳熟能详的。

谷村新司在1965年1月成立乐队,1976年创下1年演出303场的记录。真正让谷村新司成为巨星是从1980年创作并演唱《昴》开始。昴星团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星团之一,由300多颗恒星组成的,在秋冬季节尤其璀璨。这首《昴》既不乐观也非悲观,它散发着一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悠远情怀。它如同道不清的命运本身,集结着迷茫、孤寂、矛盾,在失望中燃亮着希望之光。他把这首歌叫作“幸福的歌曲”,多少年过去,每当《昴》旋律响起,总能让人在迷茫中找到前行的力量。

《昴》的创作灵感是来自于谷村小的时候,每当他闭上眼睛,眼前总会看到一幅风景画,那里远处山峰连绵,满天都是星星,后来他认为这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就是中国东北的黑龙江。谷村自己也笑称“也许上辈子就是个中国人”,这个前世的故乡让他创作出经典歌曲,随后,《星》被改编成不同语言的版本在亚洲流传,关正杰的《星》(郑国江填词)和邓丽君的日、粤两个版本在华语区尤其知名。他珍惜这首歌,“《星》是打开全亚洲大门的钥匙,能把所有人联系在一起。”

1981年8月23日,谷村新司第一次踏上中国的舞台,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与中国歌手们共同参加了《Hand in Hand北京》演唱会。1984年7月11日在日本东京与谭咏麟及赵容弼举行“84年亚洲和平音乐会”。令他在亚洲的影响力进一步加深。2008年,应“相约北京”之约,谷村新司与亚洲13个国家和地区的著名歌手共同出席了9月16日在北展剧场举办的“亚洲之夜”大型歌会。2004年3月,谷村受邀在上海音乐学院担任音乐工程系常任教授兼中日音乐文化研究中心顾问。2010年上海世博会在东京授予谷村新司为上海世博会海外推广形象大使,谷村新司在开幕式上为世界人民倾情演唱了《星》。谷村新司说:“每次到中国演出一定要唱这首歌,每次前奏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会为我鼓掌。”

谷村新司坚信音乐无国界,他要通过音乐,架起中日之间友好的桥梁。谷村新司曾说:“人一生的整个过程就像音乐,我想通过音乐,架起中日之间的桥梁。这是我有生之年有必要做的事。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我都会通过音乐传达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这是我的使命。”

16岁时谷村新司和伙伴们组建了第一支乐团Rock Candie,“风格偏乡村民谣”。1970年这支乐队还做了一次“美洲大陆巡演”。实际情况和听起来的很不一样,“我们首先到了加拿大的温哥华,然后因为穷,只能搭乘横穿北美大陆的巴士一路去纽约,路上睡觉什么的都是在车上解决。”这样一路走一路演,舞台就是街边,用了十天的时间还真的抵达了纽约。在纽约,除了演出当然更要看演出。谷村新司看了不少摇滚演出,发现“音乐原来可以喊也可以叫”。“在Janis Joplin的现场我流下了眼泪,原来音乐还有这样的可能。”次年回国他便组建了新乐队Alice。这支乐队持续了约十年,见证了谷村从籍籍无名的少年成为全日本人尽皆知的超级明星。

在谷村新司活跃的年代,旺健而丰盛的昭和时代即将步入尾声,却也迸发灿烂光芒。已经成熟的日本乐坛逐渐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一时涌现出了谷村新司、玉置浩二、中岛美雪、山口百惠、邓丽君、坂本龙一这些歌坛泰斗。他们的歌对香港八九十年代的乐坛影响深远,这一时期很多耳熟能详的经典老歌都是翻唱这些前辈的:张学友的《遥远的她》就是翻唱谷村新司的《浪漫铁道》;张国荣的《风继续吹》翻唱山口百惠的《再见的另一方》;邓丽君的《漫漫人生路》翻唱自中岛美雪的《ひとり上手》;陈慧娴的《千千阙歌》翻唱近藤真彦的《夕焼けの歌》;李克勤的《红日》翻唱立川俊之的《それが大事》。

那个时代,民众相信奋斗能带来更好的生活,相信自己文化的独一无二性。谷村新司说到“在不同的时期人会受到不同的影响,因此音乐也在不停变化。但是歌词表现的东西,这几十年里都没有变化。它们是我的人生观不断累积而就的结晶。”在谷村新司的音乐生涯中,在全球各地举办了4000多场演唱会,唱片总销量3000多万张,他创作了超过700多首的作品,其中有近50首被改编成中文歌曲。有个夸张的讲法,谷村新司、玉置浩二、中岛美雪三人“养活了”80、90年代香港乐坛半数歌手。谷村新司唱腔温柔而深情,唱法自然平实,他的创作能力一流,作品旋律动人易于改编,而且为人平和谦逊,对中国一直保持友好态度,这是谷村新司在华人世界里保持高人气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