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没有之一。今天是他逝世138周年,138年前的今天,他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实际上,他在28岁的时候,就被死神盯上过。

1849年12月22日,俄罗斯彼得堡谢苗诺夫校场,神父已经做完了临终祷告,陀思妥耶夫斯基马上要被枪决。但死神只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就在要执刑的时候,沙皇的特赦令到了,他被外放到西伯利亚服劳役。24岁写出《穷人》,被人们惊呼:新的果戈里出现了!27岁发表《白夜》,被称为他最浪漫的一部小说。陀思妥耶夫斯基在西伯利亚做了四年苦役,这四年间,他饱受磨难、历经坎坷。也正是在这期间,他的思想再一次得到升华和改变。1854年,陀思妥耶夫斯基结束苦役,1857年恢复贵族身份和出版权,回到了圣彼得堡。1860年他的第一部长篇《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横空出世,1866年又一部惊世之作《罪与罚》出版,这部作品使他拥有了世界性的荣誉,我也是因为读完了这部《罪与罚》才疯狂的崇拜上他。

1881年陀思妥耶夫斯基正在写《卡拉马佐夫兄弟》的第二部,2月9日那天,他的笔筒掉到地上,滚到柜子底下,他在搬柜子时因为用力过大,导致血管破裂,当天离世,葬于圣彼得堡。

鲁迅曾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人类灵魂的伟大审问者,他把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放在万难忍受的境遇里,来试炼他们,不但剥去表面的洁白,拷问出藏在底下的罪恶,而且还有拷问出藏在那罪恶之下的真正洁白来。而且还不肯爽快地处死,竭力要放他们活得长久”。

博尔赫斯说:“发现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像发现大海,发现爱情”。

卡尔维诺说:“我爱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他用一贯性、愤怒和毫无分寸来歪曲”。

陀自己说: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苦难是什么,苦难应该是土壤,只要你愿意把你内心所有的感受,隐忍在这个土壤里面,很有可能会开出你想象不到的灿烂花朵。

他的一生,苦难占据常态。他的离去方式,为他的苦难添上戏剧性的一笔。

今天,让我们一起来纪念陀翁。

【我在看书别开枪】每周一、三、五发布三篇原创读书笔记或观影笔记,喜欢读书和电影的朋友们一起探讨,希望能一起共同学习成长。如果对文章有想法的朋友,请在文章底部留言交流。喜欢此篇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我在看书别开枪】,并点赞,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