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初中的时候,是流星花园之后开启了台湾偶像剧的时代。

我有个同学一直跟我说,邱泽很帅。然后,其实我不知道哪个是邱泽。

现在过去了快16年了吧,我对那一代偶像审美还是停留在仔仔。

但是,这部片子,却让我真正认识了邱泽。

这部《谁先爱上他的》,算是我看的第二部台湾同志题材的片吧,第一部是桂纶镁、张孝全、凤小岳的《女朋友男朋友》(推荐)。

电影讲的是,一个中年丧夫的焦虑女性,带着青春叛逆期的儿子,去找丈夫的同性恋小三,讨要死亡保险理赔金的故事。

很简单的一个故事,也是很常见的社会现象,只是把视角放在了较为特殊的人群。

而片名也很应景,谁先爱上他的?谁才是那个小三?

于婚姻的角度,是邱泽饰演的高裕杰。他与死者宋正远在排话剧的时候认识、相恋,只是宋正远想回归正常的生活才选择离开。于是有了高裕杰与宋正远儿子宋呈希的那段对话。

“你数学那么好,你知道一万年是多久吗”

“就一万年啊”

“错”

“一万年就是…当有一个人跟你说,他想当正常人,然后离开了你。从那一天开始之后的每一天,就是一万年。”

于爱情的角度,是谢盈萱饰演的刘三莲。她恰好碰到了想回归正常生活的宋正远,她以为自己运气好到爆,遇见了别人梦寐难求的优质男宋正远,结果却逃不过命运的无情作弄。

后来刘三莲去找心理医生,问出了那个让人心酸的问题。“全部都是假的吗?没有一点爱吗?就…一点点都没有吗?”

之前看评论,有人说这部片子是教育同志不要选择隐瞒结婚,然后伤害婚姻里的那个人。而我觉得这个片子有个更大立意,是在呼吁大家能理解同志群体,也能尊重同志群体。这在宋正远与阿杰的对话里,可以听出同志们的无奈,也是宋正远选择回归家庭的原因。

“我妈问我你是谁?”

“老师 室友 剧场伙伴”

“我喜欢说实话”

“实话会让你妈伤心的”

“怎么可能 我妈那么疼我”

“她只剩你这个儿子啦”

“就算我喜欢你我还是爱她啊”

“就算你不说实话我们还是我们”

“那为什么我们不能说实话?”

“让他们不难过 不担心 就是我们的责任呐”

“我不懂为什么我爱你她会难过。”

“我也不懂,但是她一定会难过。”

这部片子有两个演员让我很惊艳。

第一个就是邱泽。

我真的只把他停留在偶像剧阶段,知道他是个花美男。结果却在这部片子里看到了他的演技。初见爱人,痴迷眷恋的眼神;爱人病痛,心急如焚的眼神;爱人已逝,恍然若失的眼神。真的惊艳他的表演。

另一个是拿了金马影后的谢盈萱。

一个人生差不多失去光芒的中年妇女,把所有的寄托放在儿子身上,却让儿子窒息想逃。

是不是很像我们青春期时候的噩梦妈妈?她恰如其分地演绎到位。

有个评论说,整部片子到最后,脑子里挥散不去的就是谢盈萱饰演的刘三莲喊她儿子的名字:宋呈希!

而小男孩宋呈希更多地是作为旁白,电影又从小男生的角度添加了一些涂鸦元素,让整部片子生动了很多。

关于电影,其实很有多亮点可以去说,但更多地是需要我们沉下心去观赏、去发现。

我觉得这部片子的主题是和解。

“小三”刘三莲和“小王”高裕杰的和解。

控制欲母亲刘三莲和青春期宋呈希的和解。

望子成婚的高裕杰妈妈和同志儿子高裕杰的和解。

更重要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和解。

我家的门是指纹锁,但是不太灵光。我有时候会抱着很多东西回家,然后会很勉强地伸出手指去感应开门,然后感应了好久才能把门开掉。

相信大家都知道,其实我只要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可以很轻松地把门开掉。

放下东西,再拿起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或者可以说,暂时地放下,只为了我们更好地拿起,去往我们想去的地方。

我们却常常不愿意放下,然后陷入了开不了门的困局。

有句话说,你越在乎什么,就越容易失去什么。

那么已经失去的呢?是不是要放下一些执念,不然怕是会失去更多。

和解,大多数就是放下执念吧。

有时候,和别人和解容易,和自己和解难。但往往只有和自己和解了,才算是真的和解。

希望我们都能和过去的自己、伤心的往事达成和解。

也希望我们能和那些人们互相谅解。像片尾说的那样“不要互相打扰就是最好的祝福”。

最后还是不能免俗地说下爱。

只能说大多数的同志片,反映的依然是真挚的爱情。

在爱面前,其实大家都一样,都会欢喜,都会深陷,都会受伤,都会绝望,又都在绝望的深处,依稀保留一点光。

所以,大爱无疆。希望大家能尊重爱,也希望大家能尊重爱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