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世明清家具中,有些板面用料特殊,与主材明显不同。它们或色泽艳丽,或纹理绚烂,大都华美璀璨,极具装饰性,这就是瘿木。

树木受病长瘤,组织增生成瘿。不同的树种,产生不同的瘿木,常见的有桦木瘿、榆木瘿、柏木瘿等。上图为楠木瘿面,即楠木树瘤的横截面图案。

在古代,当家具基本功能被实现以后,美观便成了更高的追求。树瘤本不成材,但切开后纹理兜兜转转、煞是好看,于是被派上了用场。因此,流传至今的老家具,配瘿木的大都精工细作,比较讲究,而且路份也高。

当瘿木遇上了黄花梨,若器型、品相较为突出,存世量还少,就会一鸣惊人。比如这件黄花梨镶楠木瘿面小画案,去年轻松突破了千万。而普通的黄花梨瘿木家具,也不会差到哪去。

黄花梨嵌瘿木围子椅,长87宽61高96厘米,三面围板取材树瘿整木,精雕细琢,极尽富丽华贵。

背板中间一个寿字,下面蝙蝠展双翼承托;边角上四蝠环绕,中间以双钩连接。如众星捧月,五福捧寿的吉祥画面跃然而出。

从木纹上看,凸起的寿字与周围的瘿木有所区别,可知此处并非浮雕,而是镶嵌工艺。

两侧围板上构图一致,与背板中间相呼应。

另一件黄花梨小方炕桌,长68宽70高23厘米,基本呈正方形,也有一张大大的瘿木面整板,应该是当时的顶级家具。

其貌不扬的黄花梨配瘿木传世品,双双都已是百万元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