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慈欣的人生堪称传奇。作为一名水利系毕业的工科生,他长期在山西娘子关电厂担任计算机工程师,却利用业余时间笔耕不辍,在一个平凡的小镇里畅想宇宙的浩淼与人类文明的未来。刘慈欣的科幻小说既具有非凡的想象力,又有着众多“硬科幻”元素的设计,其中《三体》三部曲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2015年,刘慈欣获得科幻文学界的最高奖——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他也成为亚洲首位获得该奖的科幻作家。

刘慈欣 新华社记者张璇摄

国产科幻小说的蓬勃发展助推着国产科幻电影的崛起,刘慈欣自然成为众多制片商青睐的大IP。早在2009年,就有人购买了《三体》的改编权,试图将其拍成电影,但《三体》的改编之路一直曲折,至今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三体》的拍摄难度主要在于科幻元素“太硬”,小说中充斥着众多晦涩难懂的科学名词和物理学概念,对于许多缺少相应知识基础的读者来说,即便是读小说都有很大难度。更何况,《三体》篇幅之长,格局之宏大,世界之复杂,都是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无法说清的。

相比而言,刘慈欣的中短篇小说也许更适合改编为电影。

《流浪地球》是刘慈欣1999年发表在《科幻世界》杂志上的中篇科幻小说,整部作品只有2.3万字,而且故事流畅,较为通俗,对于阅读速度较快的读者而言,读完这篇小说的时间可能跟看完一部电影的时间差不多。但是如果你看过了电影,再去看原著小说,可以发现两者之间非常明显的差异。

原著小说讲了个怎样的故事呢?小说中的主人公“我”出生在地球停止自转的“刹车时代”结束的时候。人类为了避免被急速膨胀的太阳吞噬,在地球上安装了一万二千台发动机,准备将地球推离太阳系。这个计划,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存生态。因此全书一开始就说:“我没见过黑夜,我没见过星星,我没见过春天、秋天和冬天。”随着“我”的长大,地球开始进入“逃逸时代”,这期间,地球灾难频发,“我”失去了父母,也在困境中认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加代子并结为夫妻。全书的重场戏发生在地球已经安全逃逸之后,人们突然发现,太阳并没有像此前科学家预言那样进行衰变,长达四个世纪的地球逃逸计划竟然是个骗局。愤怒的人们揭竿而起,组成了叛军向联合政府发动进攻,而“我”和妻子加代子因为分处两个阵营,家庭随之分裂。最终,叛军取得了胜利,将联合政府的五千多名成员放逐到零下一百多度的户外,而就在此时,太阳爆发了氦闪,太阳死了,人类和地球活了下来,在宇宙中继续流浪。

可以看出,电影《流浪地球》只采用了小说中“带着地球去流浪”的设定,电影中几乎所有的人物和大多数情节都是编剧的再创造,而小说中最具戏剧性的情节——地球民众对科学家的误解也并没有展现在影片内。相比而言,小说的基调比较悲情,人们充满了对末日来临的恐慌,人性变得孤寂、压抑、麻木、猜疑,人类对太阳既畏惧又怀念的复杂情感也展现得淋漓尽致。而电影的改编则注入了诸如希望、坚持、团结、舍己为人等元素。

科幻小说爱好者、作家安晓良认为,小说《流浪地球》虽然篇幅不长,但是气魄非常恢弘,完全是一部长篇小说的题材,只是因为当时长篇科幻小说缺乏市场,刘慈欣才将其压缩成为了一篇中篇小说。不过也因为这样,小说的内容实际上更像是一部个人视角下的地球流浪史,没有电影当中的诸多细节和感人故事。他表示,电影版虽然对原著的故事进行了全新的演绎,但让人欣慰的是,影片中的故事完全忠实于原著本身的精神内涵,把地球末日灾难中的英雄主义和美好人性展现得淋漓尽致,可以称之为“不是原著的原著”。

还有哪些刘慈欣作品值得拍电影

因为《流浪地球》的热映,更多非科幻迷的大众开始关注科幻小说和刘慈欣的作品。安晓良在个人微博“安迪斯晨风”上发布了一篇刘慈欣中短篇小说的推荐书单,并按照自己的评判标准打了分数,这篇博文已经得到了2万多条转发和2千多条评论。安晓良表示,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刘慈欣相继写作了30多篇中短篇小说,以及《三体》三部曲和《球状闪电》共4部长篇小说。“总体来说,他和金庸先生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就是写得越长一般就越好,越往后写得越好。”

安晓良认为,除了《流浪地球》外,刘慈欣还有一些作品适合改编成电影,如《中国太阳》,核心创意是我国自主发射的恒星际飞船,而主角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普通农民工,在我国科技发展大潮中他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这个故事中既有恢宏的科幻史诗,也有脚踏实地的中国普通人故事。”刘慈欣的另一部长篇《球状闪电》的电影版在2016年就已经在电影局备案公示,备案单位为电影《流浪地球》的出品方之一北京文化的子公司摩天轮影业,但至今还没有更多拍摄上的进展。安晓良认为,这是一个带有强烈悬疑色彩的故事,拍摄成电影也会有极大的可视性。

对于那些之前较少接触科幻小说的读者,应该从哪几本书进入刘慈欣的科幻世界呢?安晓良认为,可以先选择那些那些没有深奥知识的“软科幻”。他给“科幻小白”们推荐了三本“入门级”的小说。“最温情浪漫”的《带上她的眼睛》,讲述一个女性领航员,乘坐地层飞船在深入地球内部探险时不幸失事,被永远困在了地球深处,从此以后只能通过他人看到地球上的一切。“最具童真童趣”的《圆圆的肥皂泡》,“恐怕没有任何孩子不喜欢肥皂泡,这篇小说里有一个同样热爱肥皂泡的小女孩儿圆圆,而且她把自己对肥皂泡的喜爱延续到了成年以后,毕生梦想就是要制造出不会轻易破裂的肥皂泡,为此可以牺牲一切。”“最具奇思妙想”的《白垩纪往事》,“这是一篇脑洞大开的神作,在距今七千万年前的白垩纪,小不点的蚂蚁和巨无霸一样的大恐龙,竟然联合在一起创建了一个伟大的史前文明。”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成长 编辑 吴晓明

流程编辑 TF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