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期间,2018赛季中超冠军上海上港队在阿联酋迪拜开展冬训。集训进行到第十天,主帅佩雷拉和教练组在6日安排了“间歇性耐力测试”。这个当年事关中国球员全年饭碗的“yoyo体测”,本身十分科学有效,否则曾率队夺葡萄牙、希腊和中国联赛冠军的佩雷拉教练组,不会依旧使用。或许,当年唯一错误的,就是足球行政管理部门把“yoyo体测”过于拔高到和球员一年参赛资格划上等号。

轻松测出上港队员体能优劣

资深的中国球迷,应该不会对yoyo体测感到陌生,而上港队内的老队员于海、王燊超、蔡慧康、吕文君等,都有在昆明、海口等参与yoyo体测的经验。

图说:当年徐根宝率上海东亚队参与中国足协组织的yoyo体能测试。

图说:如今佩雷拉教练组用yoyo体测检查队员的体能状况。

佩雷拉安排的yoyo体能测试,一方面是检测下队员的身体情况尤其是耐力素质,另一方面也有防止队员伤病的考虑。第一组登场是相对年龄较大的队员,结果后腰杨世元、队长王燊超、后卫魏震、前锋李圣龙表现出色,完成并超过了教练组至少40个往返的基本要求。

尤其是在队内以往返能力著称的杨世元,相对匀速奔跑的能力惊人,最终超标完成50个往返。后卫王燊超则是第二名,魏震、李圣龙的往返体能也让人刮目相看。此外,老将于海、外援埃尔克森和吕文君等,也展现出不错的体能状态。

图说:埃尔克森今年是合同年,他的体能和身体状况很不错。

或许是受到伤病困扰,后腰蔡慧康在测不到20个往返时,就气喘吁吁第一个退出测试。“蔡,你是不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体能测试结束后,佩雷拉和全体教练组成员团团围住后腰蔡慧康,询问他的身体情况,老蔡则用憨厚微笑和耐心解释给予回应,“大腿后侧肌肉发紧,怕坚持下去出现拉伤。”

随后进行的第二组,包括孙乐在内的三名门将也进行了测试。虽然1993-1994年龄段的张卫、林创益都以体能著称,尤其林创益还曾参加中国足协此前组织的军训,但谁都没想到,最终坚持到最后成绩最出色的,竟然是俞豪、张恩格两名中后卫。

图说:上港队员在yoyo体测前活动热身。

“杨世元毕竟是朝鲜族的,体能好可能有民族天赋,你看韩国球员体能都很好。”老将于海赛后开玩笑说,“其实yoyo测试,关键是跑自己的节奏,经验很重要。身边的傅欢跟着我跑,还老问我到第几组了,把我的节奏也有点打乱了。否则,我们俩还能跑得更好。”

yoyo体测曾事关球员一年饭碗

想当年,yoyo体测不仅事关队员一年的饭碗,更曾因体测的决定权在中国足协,还引发过腐败:由于yoyo体测的裁量权在中国足协组织的工作人员手里,原中国足协副主席杨一民在反赌扫黑风暴中因受贿落马,其中就曾给予某南方俱乐部队员体测关照并收取10000美元的“好处费”。

当初中国足协为何会拍脑袋推行yoyo体测?2002年世界杯上,韩国队打进四强。撇开其他不谈,韩国队在赛场上出众的体能、跑不死的风格引起了中国足协的注意。于是,为了借鉴邻国经验,2003年,中国足协宣布引入“yoyo体测”,希望借此增强中国球员的体能状况。

yoyo体测,由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教授、前尤文图斯和丹麦国家队教练组成员、雅典aek俱乐部顾问詹斯·邦斯布发明,全名叫做“间歇性耐力测试”的东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个测试决定了中国球员能否拿到联赛的“上岗证”。

图说:这个丹麦教授发明了yoyo体测。

yoyo体测,测的其实是运动员在达到体能极限的时候,持续进行加速、减速、急停、转身时的耐力。它的主要形式,是20米折返跑。测试中,分有20个速度指标,测试的时候用声音控制,发出的嘟嘟响声越快,接受测试的运动员就应当跑得越快。

当时,中国足协制定的合格标准是:平原标准是17速3次,也就是在达到第17个速度指标时,最少需要完成3次20米折返跑。高原标准则是17速一次。也就是说,总的达标距离,平原是2280米,高原是2200米。对测试的足球运动员来说,需要在不停的变向、变速当中跑完这两千多米,身体会比较难受,但绝对可以检测一名球员的往返能力、体能储备。

中国球员体能相比日韩还是缺练

和最初的12分钟必须达到3100米一样,yoyo测试是中国足协体能测试的升级版,但引发了一些质疑。当年陕西队助教的宫磊则认为,门将、后卫、中场和前锋,不同位置的球员,场上的要求也不一样,如果非要体测,对待这些不同位置的球员,理应有不同的测试方法。

2007年1月,国安队老将杨璞没能通过第一次体测。杨璞的伤势刚好,正在恢复,在冲刺当中,他两次犯规,被裁判长罚下。杨璞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说:“yoyo体测只是形式、形式、形式!”

当时效力于陕西的李毅说,体测对每家俱乐部来说都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冬训一半精力要放在这上面,体能困难户要单独加练,浪费时间。李毅认为,体测只是一种激励球员提升体能情况的方法,但完全可以换一个方式。

由于受到多方诟病,加上确实已经跟不上世界足球的潮流,2011年,中国足协正式废除了yoyo体测上岗的制度。但是,没了yoyo体测,中国球员的体能问题是否受到影响呢?

2012年,卡马乔执教国足的时候,国家队在清远集训。卡马乔当时带着国足进行了一次“升级版”的yoyo体测,把以前的折返跑改成绕桩折返跑,一圈140米。这一次测下来,只有张琳芃和金敬道两个人完成了测试。

当然,这个绕桩折返跑,和原来传统的yoyo体测相比,难度更大;而当时的国足队员,或许体能不在最佳状态。但这也引发了外界的讨论:中国球员年少多金,如今没有了yoyo体测硬性把关,中国球员的体能情况是否一年不如一年?

数据不会说谎。和韩国j联赛、日本k联赛相比,中超的净比赛时间、球员和全队跑动距离,都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也就是说,先不说技术,首先我们在跑动上就不如对手。很显然,目前中国球员的体能和日本韩国球员相比,其实有差距,yoyo体测的结果可以非常直观看出这样的差距。即便没有了yoyo体能测试,中国球员的体能还需要提高。

yoyo无罪,错的是强行关联参赛资格

在国外,yoyo体测只是检验球员恢复性训练的一个手段。换句话说,它就是个参考,没有那么重大的意义。但到了中国,它曾经成了“生死文书”,不过体测就不让踢球。为了通过体测,中国球员只能在测试前大量进行体能训练,其他诸如有球训练就被忽视。

图说:郝海东是出名的体能困难户。

曾有辽足球员称,yoyo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对提高训练质量是有好处的,但如果把它和参赛资格“绑定”,就太离谱了。一位西班牙足球经纪人曾评价中国式的yoyo体测:“如果马拉多纳没有通过体测,难道他就踢不好球了吗?”

yoyo体测其实绝对有合理和出色的一面。前中国香港队队长、唯一效力中超的港脚吴伟超告诉记者,yoyo测试确实因人而异,需要爆发力的中后卫、中锋可能相对困难点,边后卫、后腰等需要不断往返的位置球员,容易通过一些。每次轻松跑完yoyo的吴伟超透露,“yoyo测试其实是对球员日常体能储备的考验,更多是意志品质。大家其实都累都难受,但就是靠咬牙坚持,这也是精神属性的表现。有些队员不是真的体能不行,而是自己太容易放弃。”

图说:吴伟超认为体能测试也是展现球员意志品质的时刻。

在上港队内yoyo测试表现出色的王燊超表示,自己也算队内的老队员,想要保持体能就需要日常更刻苦训练,每次都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曾几何时,中国足球队被质疑为“头球队”,只会顶进头球,脚下活不细。可是到了现在,我们连“头球队”都不是。同样的,之前中国足球被诟病只重体能,忽视了传接球和技战术。但到今天,我们的传接球和技战术没有显著提高,如果再将体能丢掉,那我们将一无所有。

图说:中国篮球也引入过体能测试。

所以,我们必须注意到:yoyo体测本身无罪,唯一不正确的,是把它拔高到和参赛资格划等号的位置。除去yoyo体测,如果还有其他科学的、有效提高球员体能的训练方法,自然对中国足球是大有裨益的。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陈华

题图来源: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