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的分析就可以发现,其实长枫如此转变的铺垫还是不少的,长枫已经很久没出现了,在这个家里他始终不是个重要人物,只是作为林小娘的辅助出现,就像是林小娘“以子为贵”的道具。如果林小娘一直在世,长枫可能就毁掉了,好在编剧给了长枫重新投胎的机会,林小娘去世了,盛家给长枫娶了个好媳妇,电视剧中省略了长枫娶妻生子的戏份,但大家能看到他改变了,这中间就是妻子柳氏的作用。

小说里,柳氏出身世家望族,书香门第,是嫡女,受过良好的教育,最主要的是识大体,脑子好使(有别于墨兰的聪明),长枫如果不是长得好,也未必娶到这么好的妻子,他不再跟着打听八卦,不再参与后宅女人们的事,他热爱自己的生活,喜爱自己的女儿,这其中肯定也包括爱自己的妻子,一个爱护妻女的男人就算不会出人头地,至少不会蹉跎岁月,不会花天酒地了。

这远远比墨兰口中“和富家子弟饮酒作乐”有意义,也现实,这部剧里,除了如兰和王大娘子,没有笨人,墨兰的智商和才情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可惜心性太坏,也用错了地方,如果她能像盛老爹说的那样:不要舍本逐末,也许结局会好一些,祖母出事,家里封锁消息,长枫和他的媳妇被瞒住了,墨兰回娘家“关心”祖母“尽”孝道,墨兰属于那种见不得别人比她好的那种人,回到娘家所有人都不愿意告诉她。

想尽办法知道家里的事情,制造麻烦。长枫虽是林小娘所生,在整个剧中是显得不是与自己母亲同路人,亲妹妹打听事情,开始劝妹妹多回来关心自己的侄女,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样子还是了解的,再加上现在结婚生子,柳氏长相普通,为人善良,平时多加劝导,更是希望安稳的生活,他取到一位名门闺秀,知书达理,长得不好看,他一开始不待见这个老婆。

被长辈命令遣散屋里的小老婆,还是这个老婆从中周旋,说只要他考取进士,把最漂亮的那个留下,男方心生感激,开始慢慢听老婆话,不知道编剧会给长枫一个什么样的发展,但至少他能够富足、平安到老了,盛长枫是盛家的三子,自小养在林小娘的门下,而林小娘呢只是个小妾,在宋朝那个年代下,妾是没有什么地位了,但是林小娘能够在盛家有这样的地位,不是贤良淑德就是功于心计。

而林小娘是属于后者,林小娘的妾室身份也是通过她的心机谋划得来的,心术不正,盛家老太太就非常的不喜欢她,然而长枫和墨兰自小养在林小娘的房内,在这样的家环境下,长枫自然也走了一段时间弯路,在母亲的教育下,他变得纨绔懦弱,和脚踏实地的长柏对比起来,长枫就像一个花架子,空有外表,没有内涵,在大姐华兰出嫁的当日,就差点输掉了华兰的聘礼,好在明兰给扳回了局面,没有让盛家颜面大失。

欢迎下方评论,感谢你的阅读!